首页 网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1559章 七月的白焰魔术

qubipu.com,最快更新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最新章节!

柯南见某黑袍人快把千纸鹤折好了,总觉得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不如直接问问,“我说……”

“嘘……”

池非迟换了温润男声的声调,右手食指竖在无脸男面具前,示意柯南别说话,左手往折好的千纸鹤黏了一根引线,把手伸出了天台栏杆。

“咦?七月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记者想到第一手新闻,终于忍不住带着摄影师上前。

黑色手套中,白色的千纸鹤十分显眼,还不等记者开口,千纸鹤尾巴上的引线突然无火自燃,千纸鹤的身体慢慢鼓起来后,也像是瞬间活了过来,拍着翅膀飞向夜空。

月光下,白色纸鹤身上披着柔和的银白光芒,在飞出不到一秒后,轰然散成一只只同等大小的纸鹤,在月光下,像是溅开的星子。

十字路口,或仰头看天上、或低头用手机看转播的人发出哗然惊叹。

而那些溅开的‘星子’,却是同体型大小的白色千纸鹤,翅膀扑腾声杂乱,却也显得自然,像是在夜空中搭起了长桥一样,抱团飞向十字路口上方的天空中。

“这……这是……”

记者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刚想继续播报,又看见飞到空中的纸鹤群突然冒出白色的火花。

如同无声的烟花,上百只千纸鹤同时燃烧起来,在空中绽放出一朵明晃晃的白色莲花,而比烟花更惊艳的是,莲花花瓣还如火焰一般,随风摇曳,被风吹散出一点点纯白的火星子。

黑羽快斗还站在广告牌上,第一印象也觉得这场无声的表演足够惊艳,嘴角不由扬了扬。

非迟哥用了什么手法,他大概能猜到一些。

之前折的纸鹤,确实是纸折出来的普通纸鹤,只是非迟哥在折好之后,在手里迅速换成了‘特殊纸鹤’。

这里的几栋大楼间,肯定有数根钢琴线或者透明钓鱼线藏在夜空中,这只特殊纸鹤的身躯翅膀就穿过了其中几根线,那些线的一端或者某一部分在非迟哥手里,利用对线的精准控制,让纸鹤像是活过来一样,飞向空中。

而一只纸鹤一瞬间变成上百只纸鹤,看起来是很神奇,可是关键应该是那只纸鹤身上燃烧的引线,引线不用点火就燃了起来,应该是某种低燃点、火焰温度也低的化学物。

那上百只纸鹤,大概早就顺着线被送到了空中,只不过那上百只纸鹤身上涂了黑色的化学物,在那只有燃火引线的白色纸鹤靠近后,引线上的火焰或者引线燃烧产生的化学气体,让那上百只纸鹤身上的黑色涂层一瞬间褪去,那看起来就像一只纸鹤飞过去后、突然分身出一大群纸鹤。

而所有纸鹤都是被串在数根线上的,内部应该也有铁丝固定体型,所以才能统一飞往一个方向。

那些纸鹤燃烧出白色火焰的位置,就在直升机正下方的半空中,或许是定时装置,也或许还是计算好了时间、让不同化学物在特定时间混合引燃,但不管怎么样,他能够确定,他系在直升机上、本该连接着下方两个女孩子衣服的钢琴线,在白色火莲绽放时,就被一些物质给腐蚀掉了。

非迟哥玩这么一手,就是想破坏他‘嘉宾空中悬浮’的表演道具。

对,魔术说穿了,似乎也就没那么神奇了,但今晚非迟哥这一手,不管是想法、视觉效果,还是替换成特殊千纸鹤时没让他察觉的手速、对那么多千纸鹤细致入微的操作,都是一流的魔术师才能展现的能力。

嗯嗯,不愧是他老爸的徒弟,跟他一样超优秀~!

当白焰莲花暗淡下去时,池非迟收回视线,低头看向下方的怪盗基德,虽然他现在压根没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但为了自己用热眼的事别那么明显,摆摆样子还是要有的,同时,七月以前用温和嗓音也得继续用上,以免被柯南一下子就发现了他的身份。

“怪盗基德的瞬间移动,只需要不到20秒的时间,就能移动到另一个地方,我给你20秒逃走,20秒后,要是你逃不离这一带,你的生命安全可就没法得到保障了……”

靠近的记者,把声音准确地转播了出去,让看直播的人脑海里默默冒出一个评价——用最温和的声音,说最嚣张的威胁。

路边的大楼,越水七槻和灰原哀没有察觉自己差点就被迫表演空中悬浮了,并肩坐在大楼前的台阶上,凑在一起,用越水七槻的手机看转播。

越水七槻看着视频里的白焰莲花,眼里闪着光彩。

\(*ˊ?ˋ*)/

小七哥哥还会变魔术啊,超厉害!

她都想跟着不远处的人群高呼‘七月’了。

虽然小七哥哥之前对她默认了自己是七月,但说话声音和之前声音的差距还真是大……等等,小哀知道那是自家哥哥吗?

灰原哀听着视频里黑袍人温和的语气,怀疑自己哥哥分裂严重,抬眼看越水七槻时,发现越水七槻也在用略带探寻、略带思索的目光回望她。

越水七槻:“……”

灰原哀:“……”

好了,确认过眼神,大家的目光一模一样,都是知道某个秘密、且想偷偷观察对方反应、看看对方知不知道的人。

上方天台边缘,柯南也因某七月的话回神,收回看白焰莲花的视线,偷偷把手背到身后,打开了手表型麻醉针的瞄准镜。

准备抓基德的七月,才算是正常了,不然以刚才那么华丽丽的魔术表演,他都怀疑七月今晚是不是拿错剧本了,或者眼前的七月是被人假冒的。

不过话说回来,他真的现在很矛盾。

一方面,七月这家伙目无法纪,曾经在市区里跟那个杀手蜘蛛打架,连枪都动了,而怪盗基德也是个目无法纪的家伙,做小偷,还老是制造动乱。

这两个人很嚣张,违法犯罪还摆出‘这才是精彩人生、你们不懂艺术和生活’的悠然姿态,带坏小孩子,带偏诸多民众的观念,让他恨不得马上把这两个家伙抓了。

可是一方面,七月算是救过他,曾经解决了逃窜的抢劫犯,把不小心被流弹打中腹部的他、还有孩子们带出山洞,怪盗基德也算是救过他,曾经在三水吉右卫门的机关屋,在因钻石被拿走而冲向他们的大水中,是怪盗基德把他们带上了屋顶,不至于让他们被大水冲走、被水淹死。

他其实也不怎么想让这两个人被抓住。

对于怪盗基德,他只是不想让怪盗基德偷盗成功,不想让怪盗基德嚣张,最好让怪盗基德吃个亏,以后改了这个坏毛病,有他坐镇,怪盗基德要是能收敛一点,那也是好事,最好从此不再盯着人家的宝石偷。

对于七月,他的想法也差不多,最好让这家伙吃个亏,抓罪犯时注意一下公众治安问题,别老是带着危险武器到处跑,还不管不顾地乱开枪。

那么问题来了,他这麻醉针射不射?射的话,射谁比较合适?

他什么都别管,看着这两个家伙打?这看起来是最好的选择,但基德和同伙就吊在滑轮线绳的两端,如果基德松开绳子逃走,那基德的同伴就会掉下去、被警方抓住,他觉得基德不会这么做,那基德就很危险了。

基德要抓住这里的绳子,或者松开绳子立刻去搭救同伴然后想办法离开,20秒内根本走不远,七月又是个会带危险武器的家伙,相比起来,基德的道具没什么杀伤力,正面对上很吃亏。

选择帮基德,给七月来一发麻醉针?现在中森警官应该已经带着人往楼上来了,如果七月中招昏迷,绝对会被抓住。

选择帮七月,给基德来一发麻醉针?那更不行,基德目前本来就处于劣势,一不小心自己和同伙都会被抓住,他要是站到七月那边,可真就是往死里坑基德了。

所以……他这麻醉针到底射,还是不射?

“20秒吗?没问题,那么……”黑羽快斗倒是没过多纠结,也没表现出丝毫担心,嘴角挂着恶劣的笑看柯南,在柯南刚警惕起来时,抬手对准柯南,从袖子里射出绳钩。

“嗖!”

绳钩飞向柯南,钩子从柯南身侧飞过去后,突然转向,围着柯南绕了几圈,也把钩子后面的绳子紧紧缠在了柯南身上,。

柯南背在身后的双手手臂也被绳子勒住,紧贴着身体,“喂!你……”

黑羽快斗一收绳钩,把柯南直接拉下来后,伸手接住柯南,把身上的绳子迅速解下来,绑在绑住柯南的绳圈上。

柯南:“?”

基德想利用他来坠住那边的同伴?

想多了吧,以他现在小孩子的体重,怎么可能……

黑羽快斗手速极快地又在绳圈上绑了另一条绳,朝下方再次发射的绳钩。

“嗖!”

这一次,绳钩顶端的钩子上还有尖锐的箭矢状铁物,在被弹射出去后,直飞地面,最终‘啪’一声钉进水泥中。

至于中间的柯南,就像‘∮’中的小圈一样,虽然头上是另一端被基德同伙拉住的绳子,脚下是一端钉进下方地面的绳子,整个人被绑住、吊在了高空中,但实际上,真正承受拉力的是绑住柯南的绳圈,所以柯南不至于太难受。

但身体不难受,不代表心里不难受。

柯南瞪大眼睛,盯着眼前一手还拽着绳子的怪盗基德,眼里带着困惑和恼火。

这样的话,基德一开始用绳钩接一下两段绳子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把他绑下来?

等等,他明白了,基德就是故意的!故意把他这个麻烦绑住、吊在这里,省得他捣乱、让局势变得更复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