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魔妃难宠之误上世子爷

第三百零五章 礼成(大结局)

qubipu.com,最快更新魔妃难宠之误上世子爷最新章节!

漩涡合上,瀑布恢复原状。

四周依然是清爽宜人的水汽,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只是彦迟的消失却是实实在在地证明了刚才那真实的一幕。

庞清影观察了一会儿,确定没什么其他异样之后,便跳下树,往回走去。

没想到根本不用自己出手就解决彦迟了,庞清影心里忽然还有些失落。暗暗吐槽了半晌,她寻着记忆走到灵塔门口,想出去,却见灵塔的门上附着的白光更加浓厚了。

她小心地伸手摸去,只感觉那白光就像是坚硬的铁门,挡在她面前,使她无法从这个地方出去。

“彦迟说的原来是真的,真的关上了……那我怎么出去?”庞清影试了好几回,确定自己真的出不去之后,犯愁了。

自己一路观察过来,瀑布那处已经是整片林子的最末端了,往前往左右都没路,根本没有可以让她离开的地方啊。难道还真要把自己献祭了才能出去不成?

“幻儿。”

正想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庞清影思绪一停,愣了半晌后,她惊喜道:“师父?!你怎么在这儿?!”

“幻儿,祭坛那边献祭已经开始,你这里必须配合她,快把自己的血滴在瀑布旁的石头上,否则你会永远困在这灵塔中的!”师父的声音再次响起,但庞清影却皱起了眉。

又是让她献祭?

“师父,你怎么知道?”真不是她怀疑什么,但性命攸关的事情,她可不想被人忽悠了。

然而对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催促道:“幻儿,你相信我,师父不会害你的,没时间了,要快!”

庞清影侧耳听了片刻,这声音是灵塔外传来的,她的师父似乎是站在灵塔的门外跟她说话的。

“幻儿,快!你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完全不给她思考时间,师父的催促声再次响起。而这一回,庞清影也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灵塔的那扇光门,颜色已经渐渐变成了淡黄色,并且正加快速度变深,变浓,若是持续下去,很有可能,这光门就真变成了一道与灵塔融为一体的石门了。

“好!”

事到如今,她只能冒险一搏。

飞快奔回大石头处,她翻手划破自己的掌心。

鲜血不断滴下,打在大石头上。不一会儿,竟奇异地自动形成了一个花纹。

今日经过的奇怪事情太多,所以这个花纹出现之时,庞清影倒是很平静。

她在等待着结果。

这个花纹给她的感觉似乎不差。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像是把彦迟那会儿重复了一边。旁边的瀑布再次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等着庞清影往里走去。

不过,这一会儿,没有了那种九幽炼狱之感。她能感觉到那漩涡的背后,有着一股充盈、平和的力量。

想了想,她跨了进去。

当整个人都踏进了漩涡之后,她回了下头,惊讶地看见后面那些林子的场景开始崩塌。所有的东西,古树,花草,泥土,石头……都不断地往下坠去。

漩涡之外,仿佛忽然变成了一个无底洞,所有的东西都落得不见了踪影。

然后,庞清影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

再次醒来,她紧闭的双眸先微微动了动。

尔后便听耳边有人惊喜道:“阿远,你看幻儿是不是醒了?我刚才见她眼珠子动了!”

“娘,你自己不是也说了吗,该醒的时候自然会醒的,你别担心了。”那是大哥的声音,担忧中还带着调侃。

“唉,这孩子,命已经够苦的了,可是娘亲到最后,还是没能保护好她。”

庞清影眼珠子又转了转。

她似乎听到了什么震惊的消息。

那个女人的声音……难道不是师父吗?

大哥喊她娘?

虽然眼皮子还是重得张不开,但不妨碍庞清影下意识地挑挑眉。

也正因为这样,那女人又叫了起来,“哎呀,阿远,你看到没有,幻儿眉毛动了!”

这下听得更真切了,这一惊一乍的女人还真的是她的师父和……所谓的娘亲。

真是,要她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呢?

心底一阵惊涛骇浪,还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所以庞清影决定还是再“晕”一段时间好了。

于是,任凭耳边再怎么叫唤,庞清影就是不睁眼睛。

直到,耳边响起一个幽渺的笑声时,庞清影才有些忍不住了。

“该醒了,这房中没人了。”

睁开双眸,果然,云修锦这厮正坐在床边,戏谑地看着她呢。

“锦世子,好久不见。”努力了半天,她还是熬不住翘了翘唇角。

确实好久了,根据娘亲和大哥的对话,她昏迷了已有一月之余,而她现在所趟之处,正是宁家大宅,她待嫁的地方。

而之所以昏迷了一个月,罪魁祸首却是云修锦。

雪贵妃的那套祭祀手段,中途是不能中断的,若是中断了,则灵塔中献祭的灵女就很有可能因为祭典没完成而丧失灵力,严重者甚至可能丧命。

但这套该注意的东西,整个魔教,就只有雪贵妃一人知道。

云修锦被左长老带到祭坛那边后,就直接打开杀戒。要不是戎十等人摆明了自己是庞清影的人,云修锦说不定就把整个魔谷都血洗了。

最后轮到雪贵妃,正在念祷词的她无法停止,所以,根本还没来得及警告,云修锦就直接让她人头落地了。

祭祀中断,灵塔中就出现了庞清影最后看到的那一幕情景。

好在她已经踏进了漩涡,也就是真正连通祭坛的那个通道,这才没有受到牵连。

最后那通道将她送到了祭坛上,拯救了因杀戮太多而差点就入魔了的云修锦以后,自己则顺便开始了长达一个多月的昏迷之旅。

本来,她是想醒来之后冷着脸教训一下害她在床上躺了这么久的男人,但一听他说话,自己就忍不住破功。早前想的各种见面方式,一个都没有实现。

云修锦轻柔地将她抱起,搂在自己怀中。鼻尖埋在她的发丝间,闻着她发中的馨香。这一个月来的提心吊胆终于安心地放下了。

“可想吃东西?”他轻声问道。

庞清影瞄了眼小茶几上放着的稀粥,嘴边的笑容扯得更大了,“先喝杯水,再喝粥。”

……*……*……

半月后,宁府四周都挂上了红灯红绸,府外敲锣打鼓,嬉闹声成片。

南蜀都城中,主街上的宁家商铺家家张灯结彩,掌柜们一个个喜气洋洋。

“呦,宁家这是哪位姑娘出嫁啊,这么风光!”不太明白的百姓们好奇又羡慕地问道。

马上就有掌柜的热情替他们解答,“就是咱们宁家刚回来的大小姐!”

旁边有人一拍脑袋,“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嫁给云国那个出了名的大魔王,锦世子啊!”

有这话起的引子立即在众人间传开,马上就有人一脸震惊道,“嘶――我听说那个锦世子可凶残的很,宁家怎么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啊,这不是糟蹋人嘛!”

只是他这话一说,立即就有人冲他摇头,“唉,这话你可别乱说,人锦世子可是亲自来迎亲的,你这话要是让他听到,你就可以去见阎王了!”

“哎呦,快看,他们来了!”

本来还想反驳两句的人,当即噤声。

也不知是不是心里发虚的缘故,那人打眼望去,云修锦一身喜袍,骑在一匹高大的骏马之上,脸上笑容洋溢,只是不经意间,他的视线好像跟他撞到了一处。

那人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旁人问他怎么了,他忙白手解释道没事,之后便勾着脖子转身离去,深怕云修锦注意到他似的。

那人走后,云修锦的视线再次直视前方,而他身后花轿中坐着的庞清影,则悄悄弯起了一抹快意的笑容。

十月十五,千里红妆一路铺到恭亲王府门前。

恭亲王和恭亲王妃坐在高堂之上,尽量克制着自己脸上时不时就会咧开的笑容。

堂下,一高一矮两个红色的身影,缓缓向他们走来。

哄闹声中,傧相高喊――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