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重生之恰恰年华

第六百八十三章 真假难辨

重生之恰恰年华 宋颂3124 4438 2021-11-18 18:17

qubipu.com,最快更新重生之恰恰年华最新章节!

Chapter683

要么这苏磐被人利用确实有苦衷,且这苦衷还能被康家被萧君扬谅解。

要么就是这苏磐生性凉薄确实有手段,方才能在坏事做绝之后全身而退,还重新骗去他人的信任。

若说是他被人利用……

就他那脑子……怎么看也得是利用他的人被一网打尽的吧。

可康家师徒尤其是萧君扬,个个都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主儿,怎么会因为他的三两句巧辩就将他做的坏事一笔勾销?

再者,盛广煊和容怀确实都算不得好人,但是苏磐下毒害人就说得过去了吗?

除了这些,还不知道他用药毒害过多少人……

施筠语带愤然,“当初他到康家的时候瘦恹恹的,身上被打的每一块好肉,九岁了身量还不如五岁的孩子。我瞧那孩子可怜,一点一点亲手把他带大,他刚来做噩梦也是我每晚哄他睡觉……我这么对他,就是一块石头也该捂热了。”她抹掉眼角的泪,有些泣不成声,缓了好久才继续说,“就算是我对不起他,可君扬和小陌没有对不住他的地方吧,怎么连那两个孩子也能下手呢!”

君扬哥哥和六师兄秦陌?

苏磐对他俩下手了?

颜秋意有些着急,“师姑,您刚才说君扬哥哥和六师兄,他俩怎么了?”

施筠用纸巾擦擦眼泪,向来气质温婉的女人险些没绷住,“前段时间君扬出任务被人暗算,就是他下的毒,子弹擦着心脏过,差一点就没抢救回来。”

颜秋意心脏仿佛被谁捏在手里狠狠地攥了一下,疼意涌上心头,“……什……什么?”

他受了这么重的伤她竟然一点也不知道?

两人相处时,君扬哥哥只字未提她竟粗心的没有察觉。

颜秋意啊颜秋意,你可真是……

“就连小陌,现在还没清醒呢……那药的剂量要是下的再狠一点,他可能这辈子就醒不过来了。”

颜秋意稳住心神,开始冷静分析。

从施筠的话中不难推断,苏磐幼时曾遭虐待,被康家收留,得施筠亲力亲为照顾,又跟萧君扬和秦陌关系融洽。

十几岁的时候因为未知原因叛逃出康家,到目前为止,下毒害了很多人,包括但不限于盛广煊,夏凡礼,她,容怀,秦陌……萧君扬。

这些人除了盛广煊和秦陌无一例外都是萧家阵营的人。

所以……苏磐是龙家的人或者说跟龙家有合作。

秦陌倒还好理解,是萧君扬的师兄,勉强算作萧家派系。

那盛广煊呢?他可是龙家派系的。

又是为了什么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等等!

颜秋意眼睛眯了眯,她突然想到了龙家的外孙冯涛。

冯涛被害里也有苏磐的手笔,所以……他是跟龙天沐有合作!

这就解释的通了。

现在就只剩盛广煊了……

施筠已经在病房里歇下了,师徒二人找了个僻静的茶室歇着。

“苏磐在盛家做盛家小少爷盛清儒的私人医生。除了师姑知道的,其实还有一些――”颜秋意把自己知道的和盘托出,“之前我被盛广煊绑架、盛广煊发疯、蒋家被围我小哥夏凡礼被迷昏、容怀精神有异,甚至于说龙家外孙冯涛的遇险,这桩桩件件都有他的影子。”

苏磐可能于医药一道上确实有些天赋,可这么算下来,净是些害人的天赋。

严戎沉吟片刻,“伊伊,你说的这些消息,来源可靠吗?”

“都是我亲身经历的,这做不得假,就是不清楚,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他还做了多少恶。”

“他现在在盛清儒身边做私人医生?”

“对啊,我看他似乎对盛清儒很是关心。”颜秋意不能理解,“他对盛清儒看起来倒是真心实意的好,把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照顾的……”

严戎神情有些古怪,他不由得重复道,“你说盛清儒多大?”

颜秋意不明所以,“十七八岁?”她生怕自己估计错误,“那二十出头?”

“他和苏磐同岁。”

同岁?

“可是他看起来……”

看起来就是十七八的样子啊。

颜秋意呐呐,她没想到一向自诩火眼金睛孙悟空转世的自己有一天居然也能看走眼。

但二十七八和十七八她觉得自己还是能分的清的,怎么会一下差那么多?!

要说盛清儒二十三四,那她还能够认可,说他跟苏磐同岁,她是万万不敢相信的。

严戎不太能理解颜秋意的纠结,不过他也没多在意,“可能常年生病天材地宝调养着,所以人看起来年轻吧。说起来盛家这个正统孙少年,一直在外地养着,大概十年前才出现在公开场合。”

“苏磐……也差不多是十年前才从康家离开的吧,师父你觉得不觉这事有点过于巧合了?”

苏磐这个人他既然有这个能力跟龙天沐合作,那没有因由他绝不可能就这样心甘情愿给盛清儒当私人医生!

――所以现在仅剩的两个疑点就是,他为什么要对盛广煊和容怀出手?

“丫头,你是怀疑……”

颜秋意点点头,“没错,我怀疑苏磐跟盛清儒有关系。”

就是谁主谁从,她也说不好,可唯一能确定的是,苏磐多盛广煊出手,一定是为了盛清儒。

……

被颜秋意师徒二人惦记的盛清儒和苏磐,此刻正在B市一家僻静的疗养院里。

盛清儒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一条毛毯,他肤色苍白面容精致,看起来就像安置在橱窗里的洋娃娃。

只是他的眼神却不像外表展露的那般无害,他双手合十搭在膝盖上,眼神一瞬不离的望着电疗椅上的人。

――对方形容狼狈,电磁贴贴在额叶上,唇色惨白形容枯槁,一副受过大刑的凄惨模样。

盛清儒好整以暇,“好久不见啊,堂哥?”

电疗椅上的人一声不吭,只是时不时的手指抽动一下,刚承受了一波电击疗法,身体上的疼痛让他精神涣散。而这样的折磨,他隔几天就要承受一次。

密封良好的室内只有机器运转的声音,男人头发被汗水打湿糊在脸上,身上的衣服也被浸透,嘴角溢出了鲜血。

他缓缓张开眼睛,那是一双因疼痛而充血的眼睛,目光里尽是呆滞、痛苦和……恐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