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凤凰醉:邪君盛宠杀手妃

第932章:炎姬:再理你我就是狗!汪

qubipu.com,最快更新凤凰醉:邪君盛宠杀手妃最新章节!

“不等为夫一起睡吗?”君澜勾唇。

“哼,不等~你困了自然知道睡。”炎姬将脑袋蒙进被子里,可没过一会儿,她又把头钻出来了,翻了个身面向君澜:“对了,今天你去九魔殿,没看到狂夜吗?”

“没有,不过我把事情跟其他人交代了,等他回来后,他们自会跟他说。”

“那就好。”说完,炎姬把脑袋又缩回了被窝里。

君澜失笑:“这么热的天,你把自己捂这么严实干什么?怕我吃了你?”

闻言。

炎姬不服气似的再次钻出来:“谁怕了?我会怕吗?不可能!”

“那昨晚是谁一直……”

“好了你住口!”炎姬连忙起身扑上去捂住他的嘴。

君澜顺势一个搂腰,将人锁进了怀里,笑了笑:“主动投怀送抱?”

炎姬:…………

炎姬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没有,你别乱说。”

言罢。

想要退出去。

奈何君澜抱得太紧,根本动不了。

哎~

这个夫君,真粘人。

炎姬干脆呆他怀里,像个树袋熊一样抱着:“我看你能抱多久。”

君澜轻笑:“当然是要抱一辈子。”

“噢――你不腻嘛。”炎姬嘴角轻轻扬起一抹弧度。

“为何会腻?是我家夫人不够好看,还是身材不够好?”君澜挑眉。

“嗯?你怎么就看外表啊,做人不能这么肤浅,你得多看看我的内在美。”

“内在?”君澜将她轻轻推开,然后上下仔细瞅了瞅,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刚才沐浴的时候,我确实应该多看看。”

炎姬:??????

炎姬:“不是那个内在!!”

君澜一下将人扑倒在床,轻声道:“夫人,要不……咱们再深入了解一次,那样为夫就能看到你的内在美了。”

炎姬表示惶恐:“不、不用了,你只看我的外在也挺好的。”

你跟谁学的,咋动不动就想开车!

君澜瞧着她有些惊慌的模样,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出声:“可是为夫不想做你口中肤浅的人。”

“没事!你就算真的肤浅,我也照样爱你!”炎姬赶忙道。

“哦?”

“真的!”炎姬作发誓状。

“既然夫人都这样说了,那今晚就先放过你,不过有件事,我觉得你一定会很感兴趣。”

“什么事?”炎姬的好奇心果然被勾了出来。

君澜没有立马说,而是慢慢从她身上起来,一副大爷且慵懒的坐姿:“想听?”

“嗯!!”炎姬也跟着坐了起来。

“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

“看来夫人也没那么想听,那就算了。”说到这儿,君澜深深叹了口气:“刚才某人嘴上还说,即便我真的是个肤浅的男人,你也依然爱我,原来是骗人的,我被别的女人盯上了,你也不管管……”

“嗯????”炎姬危险眯眸,一下扑了过去,霸气地给他来了个床咚:“小澜澜,你背着我招引外边那些花蝴蝶了?”

君澜勾唇:“我没有,是她们主动的,都快为夫长得太好看了。”

“哼――我也长得挺好看的,怎么就没人勾搭我?不公平!诶――”炎姬话音还未落,人已经被君澜一个反压,给压在了身下。

君澜轻轻勾起她的下巴:“有我还不够,你还想叫谁勾搭你?嗯?”

炎姬:“那不是你先……”

君澜微微眸着眼眸:“嗯?”

炎姬鼓着腮帮子,眨眨眼:“我就说说而已嘛。”

“说说也不行!”

“哼,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君澜静静凝视着她,未语。

突如其来的安静,让炎姬感觉很慌,她视线有些飘忽:“呃,我……开玩笑的……”

君澜依然未语。

气氛好似渐渐紧张了起来。

炎姬也沉默了良久,被某位爷幽深的视线盯得心里发毛:“小澜澜~你别这样嘛,我以后不说这种话就是了。”

哼。

小气的男人。

“噗。”君澜没憋住。

“???”炎姬瞪眼:“敢情你装的!!”

“对。”君澜大方承认。

“你――!!”炎姬佯装生气,一把推开他,滚回床的里侧,又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今晚我再理你我是狗。”

君澜挑眉,熄了烛火后,慢悠悠地躺在她身旁,单手撑手笑望着她:“真不打算理我了?”

被子里的人没反应。

“夫人?”

依然没反应。

炎姬心中暗暗轻哼了一声。

都说了。

今晚再理你咱就是狗。

让你欺负人。

哗――

被子突然被掀开,紧接着一抹人影挤了进来,将她紧紧揽入怀中。

君澜将两人紧紧裹在被子里,身体紧贴在一块儿。

“一个人在被子里多无聊,为夫陪你一起。”

“……”炎姬克制住想要说话的冲动。

“你再不理我,我就去九魔殿找别人了。”君澜故意道。

“嗯??你还把人留在九魔殿了?!!”

这炎姬能忍?

什么狗不狗的,算账最重要!

“呵呵,刚刚谁说的,再理我就是狗。”君澜失笑。

“我……!汪!”炎姬愤愤磨牙:“君澜,你完了!我……唔……”

炎姬后面的话,直接被君澜的吻堵了回去。

炎姬想要反抗,但手脚都被裹在被子里,身体也被男人强而有力的臂膀抱住,根本反抗不了,气得她心肝疼。

可没过一会儿。

君澜放开了她,温柔地捏了捏她那因生气而有些微微泛红的脸蛋:“是那个女人自己跑九魔殿去的,我已经让叶安把她处理了,别生气,乖――”

“哼!”炎姬不理他。

“为夫错了。”

“别以为道个歉我就原谅你了。”炎姬气呼呼的说道:“你还忽悠我学了一声狗叫!”

今天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逗妻一时爽,哄妻火葬场!

君澜沉吟了一会儿。

然后。

“汪。”

“……?”

震惊炎姬五百年。

“你刚刚……”

“这叫妻唱夫随。”

炎姬足足愣了好几秒,然后忽然露出一抹坏笑:“要不?再叫一声?”

君澜:“嗯?不生气了?”

炎姬又愣了一下,经这么一提醒,她觉得自己这气消得太快了,于是又故作生气:“哼,别跟我说话。”

Mua。

君澜在她脸上吧唧一口,柔声哄道:“乖,别生气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