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

第2216章 番外完

qubipu.com,最快更新妃倾天下:王爷请自重最新章节!

于是宝儿便越说越起劲,到最后都直接发出邀约,邀请两个姐儿去王府玩了。

两个姐儿听了能去王府玩,当然开心了。

她们也想荡秋千,骑矮马,坐雪橇。

但是她们身旁的乳娘却在低声告诫自家的小姐。

那王府可不是她们想去就能去的。

宝儿听见了,等来到繁华的长安街,下了马车,宝儿就围在父王跟前,让父王答应明日邀请两个姐儿来王府玩。

云清月瞧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宝儿,眉头微微蹙起。

他倒也不是想拂了宝儿的兴,而是觉得宝儿身为一个小男子汉,却喜欢跟女孩子玩,实在让他觉得丢脸。

自是有些不愿的。

不过好在宝儿和两个姐儿,很快就被热闹的集市给吸引住。

两个姐儿也是头一次上街。

自是看得眼花缭乱,被自家奶娘抱在怀里,看见好看的,新奇的什么都想要。

不过她们倒也乖巧。

宝儿就有些皮了,他想要下来。

这人山人海,灯燃万盏的集市,将他放下来还得了,眨眼间就能不见人影。

不知道得废多少侍卫去追。

云清月走在最前首,云香则与抱着宝儿的细竹走在一块儿。

空气中飘荡着各种诱人的香味,桥下是缓缓行驶的画舫,孩童的嬉闹声,小贩的叫卖声。

还有表演杂耍的锣鼓声。

宝儿十分的兴奋,哪儿哪儿都想去。

却是哪儿哪儿都不能去。

有一次好不容易快要从细竹的怀里挣脱出来了,父王一个回眸,便立刻让他老实了。

走过长长的拱桥之后,便上了停在桥下的画舫上面。

这下三个小孩便可以下地玩了。

随着画舫在河水中缓缓行驶,三个小朋友就抓着栏杆,看着岸边热闹的长街。

长安街的美景和热闹,宛若一幅画般呈现在他们面前。

没有了宝儿的粘人。

云香莫名觉得一时有些不适从,感觉一下就闲了下来。

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了。

她立在漆红色的船杆前,小风微微的吹拂在脸上,十分的凉爽,今夜的月色也极为的迷人。

岸边上,有一小贩,正在叫卖着臭豆腐。

云香其实挺喜欢吃豆腐的,不知道为何,这次闻到这臭豆腐味,却是让她没来由的作呕。

趴在栏杆前,胃里翻翻的,感觉都到喉咙了,却怎么也都吐不出来。

这种感觉,让云香极为的难受,脸色十分的不好。

丫鬟们的注意力都在宝儿身上,一旁的云清月注意到了。

朝她走了过来。

随着臭豆腐味道的浓郁,让云香吐的越发难受,脸色当真是痛苦极了。

站在栏杆前的身体也有些不稳,风一吹,整个酥软无力的身体,竟是直接从半高的栏杆前翻了过去。

“扑通”一声,就掉入了湖水中。

正在云香胡乱的拍打着湖水,陷入恐慌的时候,很快就有人将她从水里捞了起来。

不等她看清面前的人是谁,在喝了一嘴的湖水之后,她就“呕”的一下吐了出来。

突然之后便觉得浑身的清爽,舒服。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晓面前的人是王爷,而她还吐了王爷一身。

然而王爷却没有一丝嫌弃,紧紧的搂抱着她,俊美如画的眉紧蹙着,一脸的紧张和在意。

“宋云香,你是不是想到那年你与宋弦思同坐画舫游湖,你心里难受了?”云清月将云香抱上岸。

神色冷冽的质问着。

有些事情,云清月比宋云香记得还清楚。

他永远都记得当时她与宋弦思坐在那一幽幽小舟中的情形。

当时她一脸的羞怯,看着宋弦思的眼神了是如水的温柔,里面仿若装满了整个星辰,比京城的烟花还要的绚烂。

“王爷妾好难受!”

云香是有想过,看到眼前的场景,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了。

但是她却也没有时间细想,心思很快就落到了宝儿的身上,在之后她就觉得头晕,身体有些不舒服。

她是想要下画舫的,可是奈何宝儿玩的这么开心。

一上岸,云香又吐了出来,脸色异常的白,被云清月抱在怀中,显得格外的虚弱。

云清月紧皱着眉头,虽然身上被云香吐出的酸水弄脏,却也依旧抱着她进了屋。

很快,宫里的太医就来了。

接着便是一喜:“恭喜王爷,夫人有喜了。”

一时间云清月怔在原地,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云香的脑袋还有些晕,整个人也有些懵,似是还没有反应过来。

反倒是安总管高兴的简直都要跳起来了,脸上乐开了花,接连重复着大夫的话:“王爷,夫人有喜了,王府又要有新的小公子了。”

但是不管安和怎么说,云清月脸上的神情都是一脸的严肃,没有任何的波澜,眸底漆黑,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他的眼睛就只是望着床上虚弱的云香。

最后还是安总管欢欢喜喜的送太医出门,赏了太医两抽大红封。

太医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瞧着王爷怎么有些不高兴。”

老实说,诊断出有喜的时候,连太医打心里眼里都是高兴的。

“哎呀,王爷这是还没反应过来呢!”安和是知道的。

这会儿看着王爷脸上没有表情,但事实上,王爷心底不知道得有多高兴。

太医笑嘻嘻的走了,然后马不停蹄的进宫跟太上皇和太后禀报了这等好消息,然后又得到了一笔赏赐。

屋子里的人都走了,只余宝儿站在床边,小脑袋趴在床上,在云香面前问这问那的,学着大人的样,一会儿去探云香的脑地,一会儿给云香捏被角的。

着急的很。

云清月则立在一旁,大抵是过了许久,他似乎这才反应和接受过来。

云香这是怀孕了,怀的是他的孩子。

那种发自内心的高兴几乎溢于言表,怎么藏也藏不住。

任凭他沉着脸,想要显得威严一点儿,可是唇角却是抑制不住的翘起。

直接将碍事的宝儿拎到宝儿,攥住云香的手说:“你怀了本王的孩子!”

云香缓缓睁开眼睛,屋里点着减轻害喜状态的草药香,她闻着心里舒服多了。

她看到王爷那微微上翘的唇角,不禁往上挑的眉眼,即便他仍旧是一脸的严肃,可是她还是看出来,王爷是极高兴的。

不禁就想起,她当时落入湖水中时,王爷等不及前来施救的侍卫,亲自将她从湖水中捞出,哪怕她吐了他一身,他依旧紧紧的搂抱着她,眸中满是关切和紧张。

元嬷嬷说过,王爷不懂得如何表达,但是他心里却是清楚的。

王爷一直都在努力的学着别人表达情绪的方式。

他不是不喜欢,只是他不知道该怎样让她明白。

“王爷,你喜欢妾吗?”

云清月沉默了一下,眉目拧得更紧了。

他都已经亲自跳下去救她了,她竟然还在问这种问题。

“在边城的时候。”云香又接着问。

云清月知道她想要问什么:“每次看到你本王的心都会乱,你被乌云公主劫走回来时,本王不是不想抱你,也没有嫌弃你。

而是……”

他敛下眸子,是他的傲娇,是他身为亲王的自尊心,尤其那时候是在军营。

“本王身为屏藩一地的藩王,有着镇守边城的重任,也更是整个边城将士的主心骨,本王必须保持威严的形象,不能儿女情长。”

“尤其……”云清月接着说:“本王不是不想去亲自救你,而是本王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从而让别人知道本王的软肋。”

“王爷,妾没有怨过你。因为你是王爷,你的身上有太多的责任,而妾从始至终就只想要一个丈夫……”云香有些意外,她没有想到王爷真的会和她说心里话。

而且还说了这么多。

“刚好,宋统领满足了妾所有的幻想……”

他没有那高贵的身份,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也没有那么多的责任。

他是老武安侯的小儿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他不用带兵打战,也不用镇守一方,甚至可以的话,他一辈子什么都不用做,可以尽情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但是王爷不同,他是朝旭国唯一的王爷,唯一的皇兄就是当今的皇上,他没有其他的兄弟姐妹,他有责任和义务去帮助自己的皇兄,也必须和自己的皇兄一起守卫这个国家。

他没办法做一个闲散,逍遥的王爷。

云清月看着她,眸中隐隐的划过一抹疼痛。

大抵是因为知道,云香这辈子都可能忘不了宋弦思。

因为他给了她所能要的一切。

而他身为堂堂的亲王,也正是受制于身份的桎梏,她所想要的,他一辈子都可能给不了她。

说到底,在她眼里,他是王爷,不会是她的丈夫。

“不过没关系,妾多为王爷生几个像宝儿那么聪慧的儿子,这样就可以替王爷,替皇上分忧了!”云香轻轻抬手拂去云清月眉间的褶皱。

云清月眸光闪动,亮眼如星辰,一下就将云香的手紧攥在掌心中,启了启唇想要说什么,却将所有的话语都用在了手上的力道上,握得越发紧了。

“我要妹妹,我要妹妹!”宝儿凑过来叫嚷着。

云清月直接起身拎着宝儿的衣领,将这个烦人精给拎了出去,随即关上了门。

今年的雪下的比往年的迟,直到除夕夜那天,白雪飘飞。

已怀有七个月身孕的云香,身体十分的笨重,整个人也比之前丰盈许多。

太医说她这胎是双生子,自是要比怀第一胎时劳累,不过在宫里嬷嬷和太医的照料下,云香的气色极好。

远在清水县的父母家人都被接到了京城来陪伴她。

父亲在王爷的安排下经营着一家书铺,哥哥和弟弟则在京兆尹那里谋了份小差事,不苦也不累,每月的俸禄足够一家人的吃穿嚼用,比在清水县的时候不知道要好多少倍。

随着云香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起来,云清月为了不让宝儿烦云香,白日里让宝儿进宫学习,练武。

这自然让宝儿交到了好多的小伙伴,等到不用去宫里的时候,宝儿就嚷嚷着要去谁家,谁家玩。

身边每个人跟着宝儿前去,云清月自然是不放心的。

云香也是不放心的。

于是就索性让其夫人带着宝儿的小伙伴来王府玩。

这一下让云香变得无事可做起来,白日里王爷要上朝,晚上才能回来陪她。

大抵是因为知道她怀了双生子,王爷格外的顺着她,依着她之后。

云香的胆子就变大了,仗着王爷对她的宠爱和纵容,作起了妖来。

好几次把云清月气的不轻,但是面对着一个怀着双生子的大肚子孕妇,还有一个一脸天真无邪,实则腹黑早慧的儿子。

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最后还是安总管想了个法子。

各家夫人的孩子陪小世子玩,夫人们则陪着云香打起了麻将。

云香就此迷上了,若不是太医催促她月子大了要多走动走动,她压根都不肯下麻将桌的。

按理,今年的除夕宴云清月自是要携着云香和宝儿一块儿前去宫里过的。

但是云香这双身子定然是不方便的,尤其外面下着雪。

太上皇和太后也不放心。

索性老两口觉得往年都是在宫里过的,今年便去王府过。

皇上也是同意的。

毕竟他身为皇上已经许久都不曾出宫了。

整个奉亲王府大抵从未这般热闹过了,皇上要来,太上皇和太后要来。

就是云香的娘家父母也要来。

这里里外外皆都马虎不得。

如今王府里也没个人能操持的人,光靠元嬷嬷一个人也不够,林绘锦又特地从宫里派了几个得力老道的嬷嬷过去。

云香先陪着娘家的父母在屋里烤着火先吃上了,等过一会儿王爷就亲自来迎她前去正厅用年夜饭了。

云清月轻揽着她的腰肢,将她仔细的护在怀中。

走廊外如鹅毛的大雪,唰唰的下着,云香却是一点儿都不觉得冷。

往年的除夕家宴上,都是大圆桌,今年自也是不例外。

云香给太上皇、太后,皇上,皇后请完安之后,便在云清月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三位皇子紧随其后行礼请安,就连武安侯府的人也都来了。

等人都到齐之后便纷纷寒暄落座,云香发觉身旁的位置上还空了一个位置。

她只是随意撇了一眼,便发觉这席位上的筷子是放在左手边的。

随即一道英姿翩然的身影便披着风雪走了进来。

“宋弦思见过太上皇,太后,皇上、皇后、王爷……”

云香望过去的眸光就此定格在那里。

“快坐下来吧……”太上皇笑着开口。

宋弦思来到云香身旁那空着的席位上,一双俊朗刚毅的眉目低垂,嗓音低沉而清越:“王妃娘娘安好。”

云香看着他,眸框微热,眸底流光千转,随即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轻声道:“宋统领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