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魔眼小神医

第九百二九章

魔眼小神医 相思如风 5598 2022-01-12 17:17

qubipu.com,最快更新魔眼小神医最新章节!

从傍晚等到半夜,终于等到小萝莉收工了,燕少柳少蓝三总算松了口气,结果,莫明其妙的挨了陈医生的一顿吼,委屈得想嘤嘤嘤。

你说,他们招惹谁了?

他们本来就守在门口,又没占据走道,结果陈医生竟然劈头盖脸的给他们排头吃,就问你冤不冤!

觉得快冤死了的仨人,又不能跟陈医生理论,生生的白受了一顿指责,柳少厚皮脸,又机智,两步上前,从陈医生手里抢过小萝莉的药箱。

抢过了药箱在手,柳少立马殷勤地问:“小美女,做了这么久的手术累了吧?要不要吃夜宵,柳哥请你去撸串,这种时候去撸串最有情怀了。”

“柳哥,你媳妇儿知道你喜欢半夜三更撸串的情怀么?”乐韵走出手术室,转身进了走廊,去往电梯间。

“知道啊,我和我媳妇儿有工作,不可能想去撸串就撸串,只能在周末的时候半夜三更去享受情怀。”

“哦,我忘记了,你和你媳妇分居两地,你们以前是异地恋,现在是异地夫妻,离多聚少。”

“小美女,人艰不拆,求不要真相,你这么直,戳人心窝子,我的心都要碎了……”

被小萝莉戳人破真相,柳少一手捂心做西子捧心状,一边跟在小萝莉身侧,跑得可快了。

燕行也趁机占据了小萝莉另一边的位置。

陈学长看得眼角直跳,那两混球,敢明目张胆的将他挤开,很好,他要是不找小晁告黑状,诅咒他每天多吃三碗饭!

走了两步的乐韵,想了想又回头,冲陈学长挥小爪子:“陈学长,我下午还要来的,你和教授们要上白班,不必送我了,都抓紧时回去歇歇吧。”

“行,我们就不下楼了,去休息室睡个回笼觉。”小萝莉还记挂着自己等人,陈学长欣然接受了好意。

他和医生们也就真的不去送小萝莉了,落在后头,嘱咐护士们一些护理事项,然后才去最近的医生休息室补觉。

同样蹲守在手术室外的媒体人员,没去抢位置,只管拍摄,他们也没送小姑娘下楼,赶忙拍摄刚做完手术的孩子。

医生不下楼了,就燕少柳少蓝三护着小萝莉乘电梯下楼,出了大厦登直升机,径直回乐园。

乐同学回到自己的地盘上,洗涮一番,只稍稍回了一下眼,不到五点又准时醒来,将宝贝弟弟从床上挖起来,监督他练功。

黎照知晓小姑娘几时回来的,他半夜没起来,睡到清晨,收拾了到东院做早餐,待吃了早点,他去考查五个小萝卜头的文化功底。

乐同学上午教了弟弟和卢克访学的武术,下午又带了药箱,再次出发总院,去给八一那天的老兵哥们的亲属就诊。

八一那天提前登记预约了的老兵哥们家中患疑难杂症的家属,先后陆续进京,入住了军总院,已经来齐了。

燕少柳少蓝三仍然是最忠心最贴心的保镖,帮拖着两只大药箱。

乐同学先去看孤儿院的四个孩子,看看他们的伤口恢复速度和身体恢复速度,依恢复情况来确定什么时候换药。

四个孩子在医院有护士照料,希望之家的管理人员午也到医院探望了小朋友,不过没有安排护工陪护。

俞道长在医院陪,照顾陶慎和他同病房的另一个叫“倪昭”的小朋友,非常尽心,照顾得极好。

陶慎和倪昭睡到上午九点多钟才醒,醒来看到的就是俞爷爷和护士阿姨,对俞爷爷也格外的依赖。

乐同学先去了五官科查看了两个做了补唇手术的儿童,再去内心科,她到时看到俞前辈在给孩子喂吃水果,两孩子一口一个“俞爷爷”,画面非常温馨。

两个孩子住院时,五人住的病房还没有其他病人,上午又住进了一个成年男性病人,那位病人有家属照顾。

为了不打扰俞前辈与孩子的相处,乐同学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等小孩子吃完了水果才进去。

门被推开,两个孩子与成年病人,以及家属都望向了门口。

“仙女小姐姐!”两个小朋友看到穿漂亮裙子的小姐姐,高兴得差点想跳起来。

俞珲看到小丫头来了,站了起来:“你这丫头,昨晚那么晚才回去,怎么又来了?四个小朋友手术后没什么不良反应,应该不用你亲自来帮换药吧。”

“我今天下午过来给几个老兵家属看病,顺便来看看小朋友的伤口愈合情况。”乐韵笑着进了病房,走向小朋友的病床。

“你昨晚都没睡,怎么也不休息一下,这么频繁的工作,你身体能吃得消?”俞珲很是不赞同,做手术耗神又耗体力,小丫头昨天下午做针灸,晚上又加班做手术,夜以继日的工作,累坏了怎么办?

“正常情况下我不常出诊,没这么辛苦的,这次情况特殊嘛,我下周有预约,周末也有饭局,要赶在周六前给在医院这里等着看诊的病人看完病。”

乐韵解释了一下,走到床边,将好奇的想爬起来的小朋友不客气的摁倒,还给了他一记爆炒粟子。

“乖乖躺平,乱蹦乱动弄得伤口裂开就得重新缝针,为了你的健康不能再打麻药,缝针时一针一针地穿过肉,到时痛得你哭爹叫娘也没后悔药吃。”

遭弹了一记脑壳崩,倪昭一手捂脑壳:“仙女小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乱动了,我乖乖躺平。”

“嗯,这才是乖孩子。你们刚做完手术,躺平睡着有利伤口愈合。”乐韵麻利的揭开小朋友的宽大衣服,揭开纱布贴查看伤口的药吸收了多少。

患心脏病的小朋友,不宜多运动,身体素质不高,倪姓小朋友身体的吸收能力一般般,敷伤口的药膏只吸收了不到三分之一。

查看了一下伤口没发炎,药膏也没有干硬,又将纱布粘合起来,给陶姓小朋友检查,陶小朋友的身体吸收能力略好一点点。

伤口愈合速度在意料之内,乐同学很满意,也没与俞前辈多聊,离开病房。

小仙女姐姐出去了,两个小朋友老激动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冒了出来,问俞爷爷是不是认识仙女小姐姐,问俞爷爷知不知道仙女小姐姐喜欢吃什么零食,等等。

就连同病房的病友也好奇不已,问做道士打扮的俞老先生刚来的小姑娘是谁。

小萝莉进病房去看小朋友,燕少柳少和蓝三被留在门口,仨人等小萝莉出来,护着她去了另一栋楼。

老兵哥们家的患病家属安排在综合科的院部,一共有十三个病人,原本是十一个,有两个老兵的亲戚是警C,家里也有疑难杂症的病人,成功的插了个队。

十三个病人,有两个是肺病,一个呼吸道肿瘤,患同类型疾病的三人住一间,另十个人的病不具有传染性,住五人间的病房。

乐同学先给住五人间的病人看诊,至于交际沟通,那是柳帅哥的本职工作,完全不用她操心。

十个病人,两个属于风湿疾病,一个膝盖与脚踝痛得脚着不了地,用各种药膏都没效果了,一个是腰和肩风湿疼,经常痛得坐不了躺不了,抬不起胳膊。

一个就是某个中年老兵的植物人女儿,还有三个人也是因各种原因瘫痪,一个是头痛病;有一个病人很奇怪,好像与腰结石结下了不解之缘,每隔一年都得做一次打石手术;

还有一个患了抑郁症和狂燥症,唯一个算得上是疑难杂症的是没查出毛病,症状表现为每次吃东西喝水喉咙像刀刮似的刺痛。

乐同学现场看了诊,请了家属到门口去说话,瘫痪的三个病人因病得太久,有些神经已经坏死,针灸治疗只能恢复部分功能,让病人有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比如,能借着拐杖上个厕所,或自己吃饭,不用人喂饭或把屎把尿。

没查出毛病的那位病人是舌喉神经因过敏而病变,成植物人的女孩子也能治愈,其他病人更不是什么大问题。

病人家属听闻能治好或能让病人恢复最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无比惊喜,忙不迭声的一致表示请小姑娘放手医治,大胆用药。

病人同意给家人治疗,乐同学去护士站写针灸顺序表,十三人分作两批,呼吸道类的三个人病人排在晚上针灸,其余十人下午做针灸。

小萝莉列好了名单,蓝三帅哥给了护理人员们一份,给医院一份,自己收了两份。

护士们拿到安排表,对号入座,将病人送去针灸室,男女分开。

乐同学花了几十分钟调和了十几种药剂,再上工,因疾病类型各异,用药和步骤不同,花费的时间也成倍。

针灸时间比以往更久,持续到晚上七点过后才结束,共用了四个多钟。

小萝莉做针灸很伤神,柳少燕少为了让她多歇歇,等她做完针灸治疗,他们去外面买饭打包回医院吃。

乐同学吃了饭填饱了肚子,歇了不到十分钟又上工。

留在后面的三个与呼吸道疾病相关的病人,针灸疗程时间较长,用了两个多钟,针灸结束时,已经过了晚十点。

病人有医护人员照顾,乐同学收工后就当甩手掌柜,愉快地回家补觉。

跟着小萝莉跑的燕少柳少和蓝三,都是抽空做自己的工作,周五,小萝莉不外工作,他们也闲了一些。

哥仨不仅将工作做好了,也接收了一份小萝莉下周要去做义工的那个地方传来的资料,仔细的审核了一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