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东晋北府一丘八

第三千零七十七章 斗蓬仍疑朱超石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2997 2021-10-11 03:09

qubipu.com,最快更新东晋北府一丘八最新章节!

一个时辰之后,卢循站在门口,脸上挂着笑容,向着大笑着远去的苟林不停地挥手致意,在他的身形刚刚离开郡守府大门的一瞬间,他的脸突然变得阴沉,挂着一副极度的鄙夷与不屑,甚至下意识地在鼻子前扇了扇。

身边的一个小道童轻声道:“师父,现在要收拾一下厅堂吗?”

卢循勾了勾嘴角:“把那苟将军坐过的蒲团拿去烧了,再把那块地冲上十遍,所有的门窗打开,点上双倍的熏香,明天我回来的时候,不想再闻到半点这种怪味道。”

童子行礼而退,卢循摇了摇头,转身绕过了大殿,七拐八绕,就到了内院的一间厢房之中,大门一开一合,一缕阳光照在斗蓬那了无生气的青铜面具上,而他的声音冷冷地传来:“你不应该在手下面前表现出对苟林的厌恶,万一这消息走漏出去,怕是会影响合作。”

卢循摇了摇头,在斗蓬面前坐下,说道:“这些家伙大概几年都不洗澡,那股子怪味闻到了就想吐,还有那浑身跳的虱子,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忍得下来的。”

斗蓬摇了摇头:“人家刚才说过,是因为在他们老家的草原上,极度缺水,很多这些草原蛮子一辈子只洗三次澡,一次是出生,一次是死亡,一次是结婚。你要真的是到草原上,哪有象现在这样一天让你沐浴三次的条件?”

卢循叹了口气:“神尊教训得是,不管怎么说,这些蛮子对我们有用,尤其是他们的部下多是骑兵,能补上我们最大的短板,只是这羌氐骑兵,向来散漫无纪律,要对上北府军主力,真的有用吗?”

斗蓬冷笑道:“就连天下无敌的慕容氏燕国骑兵,都不是刘裕的对手,这后秦的部落骑兵要真的管用,也不会给那刘勃勃打得满地找牙了。不过他们毕竟是骑兵,用来壮壮声势,断敌补给还是可以的,在这荆州之地,袭扰刘道规的各地州郡守军,用处不小,还有就是在你跟徐道覆会合之时,可以让他重新审视你的实力。”

卢循点了点头:“不过,神尊这样做,等于是把桓谦手下的兵马都给我了呀,如此一来,桓谦岂肯同意?”

斗蓬摇了摇头:“桓谦没有任何制约这些人的办法,不过是姚兴的口头承诺而已,你别看这姓苟的一口一个大秦皇帝圣旨,实际上不过是借口罢了,如果他们真的听姚兴的话,早就给征发去岭北和胡夏作战了,又怎么会不远万里地跑到这里呢。还不是因为我在这些部落散布流言,说什么江南富庶,有的是金帛和女人,这才让这些蛮子肯来嘛。”

“那桓谦是把这荆州作为老家经营的,自然不会允许这些蛮子在这里烧杀抢掠,你刚才回应得很好,桓谦给不了的,你随便给,反正你不把这里的百姓当成自己人,可以先用来满足这些蛮子的需求,毕竟,要人出力死战,不给点好处是不行的。所以桓谦现在只能去召集他的桓氏旧部,苟林来这里时,还给他留了两千骑兵作为护卫,算是对得起他了。”

卢循点了点头:“可是这样一来,等于桓谦那一路就指望不上了,现在谯道福还在攻打白帝城,短时间内也来不了这里,若是我按神尊说的那样,去和徐师弟会师豫章,这刘道规的压力,可就没了,若是他派兵追击我军,或者是出兵湘南断我后路,那可怎么办?”

斗蓬微微一笑:“现在你有骑兵,还有那些秘密准备了很久的木甲机关人,你说,你要如何去对付刘道规呢?”

卢循的脸色微微一变,转而笑了起来:“明白了,神尊果然高见,我一定按你的旨意行事。”

斗蓬笑着点了点头:“徐道覆有兵法,你有大军,他能打败何无忌,你也有办法收拾刘道规,如果你解决了刘道规的追兵,那自然就可以底气十足地跟道覆会师了,你带着几万大军去,就不用害怕他兼并和取代你,放心,有我在,他不敢乱来的。”

卢循笑道:“好的,那按您说的办,我这就放回朱超石,让他…………”

斗蓬勾了勾嘴角:“你现在完全信任朱超石吗?”

卢循微微一愣,转而说道:“此人难道还可能有别的心思吗?我们已经散布了消息,是他杀的何无忌,徐道覆还故意放走了张劭,邓潜之等人去报信,就算他再想回归北府军,也是死路一条吧。”

斗蓬叹了口气:“这招对于怕死的人管用,但对于不怕死的人就难说了,就象那么多宁死也不降的北府军将士,你觉得他们会畏惧死亡吗?”

卢循的脸色一变:“难道,这姓朱的还在暗通北府军,想为晋军效力?那我干脆杀了他,以绝后患。”

斗蓬摇了摇头:“暂时别这样,人才难得,小朱不愧是刘裕的高足,军才出色,刚才和我应答之时,思路也非常清楚,作辩才都完全够格,若是他肯真心效力神盟,那是一件大好事,留在你身边的话,也可以弥补你这里缺乏将才的遗憾,毕竟,范崇民和夏贵跟他的水平高下,你应该很清楚。”

卢循咬了咬牙:“可是现在姐姐都不在了,也没办法再试探他了啊。而且我相信他是通过了我姐姐的测试的。不然我姐也不会为他而死。”

斗蓬勾了勾嘴角:“你姐姐的死,我还是觉得有点问题,虽然我没亲历,但是兰香死了,他却活着,只是出于挑拨你和道覆的关系,我还是觉得有点牵强,再说了,何无忌哪会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他要是对天师道的事这么清楚,这回还会上当中伏兵败吗?”

卢循的双眼圆睁:“神尊的意思,这姓朱的是在撒谎,骗了我们?”

斗蓬摇了摇头:“不好说,不过,我觉得谨慎起见,还是要再试他一试,这次对付刘道规的事,就给他做最后的测试吧,看他的表现!对了,晚上的天人交合,让他跟苟林一起去,联络下感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