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一诺倾城

第200章 200 结局:余生有你,就能安好

一诺倾城 拈花惹笑 13335 2021-05-19 21:51

qubipu.com,最快更新一诺倾城最新章节!

第200章 200 结局:余生有你,就能安好 她在这个地方住了三个月。

三个月里,来看过她的人无数,东离,穆一,庄茴,还有杜程程和霍宇。

据杜程程说,汤子琪被连总起诉后,一直在东奔西跑找律师,但连总手里有她犯罪的证据,而且,连总似乎是发了狠要将她弄进监牢,律师都是从东方国际请回来的。

对其他人,连总都可以宽恕,唯独只有三个人,他丝毫不愿意放过。

一个是已经被送到东方国际警局的岳清雅,一个是杨幽,还有一个就是汤子琪。

杜程程还说,汤子琪之前怀孕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骗局。

汤子琪骗霍宇,说在霍宇说了分手那天,她去酒吧买醉,结果被轮奸,怀上了孩子却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霍宇心里愧疚,就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哪怕后来从汤子琪那里为名城取了证据,但对汤子琪,他还是打算负责任。

没想到这一切竟被连总给挖了出来,当初汤子琪去酒吧买醉,根本就是自己和某个陌生男人勾搭上。

连总将酒吧的监控调了出来,直接甩给了霍宇,汤子琪这回是无处翻身了,连霍宇都不要她了。

杜程程说起这些的时候,不知道有多激动和兴奋,恶人自有连总收,简直大快人心。

连总报复的手段也是够狠,完全不留半点情面的,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得罪过叶子,连总是为了她才展开那一连串的报复行动。

这是杜程程的原话,叶一诺听过,也就是付之一笑,并没说什么。

那天杜程程离开的时候,还一直在劝她回去。

叶一诺走了之后,整个名城的气压低沉得很,大家拼死拼活努力工作,还得时常被上头责备做事不够严谨认真,谁不知道是因为连总心情不好,做任何事情都开始吹毛求疵?

大家都盼着叶一诺回去拯救他们呢,但,叶一诺始终安静留在那个小城市,看样子,是真的不打算回名城了。

霍宇也曾经来看过她,却只是来看看她过得好不好,至于她要不要回去,他并不强求。

或许对他来说,心里始终有着一份奢念,但既然连自己都知道是奢念,又怎么可能成真?

不管怎么样,只要她过得好,那就好。

叶一诺在这个小城市找了份兼职的工作,收入还不错,就是每天要画不少插画,累,但日子过得很充实。

日子过充实了,就不会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所以,累点其实并没有什么。

那天,她抱着画板和笔记本,又来到平常最喜欢来的小公园,坐在安静的凉亭里。

今天没有画画,因为,今天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倾城》上市的新闻发布会,今天在江城召开。

《倾城》终于要成功上市了,之前她就看过大大小小的广告,她所画的人设图,一幅不留全部用上了。

在今天的发布会上,整个会场都是她画的人物,那个帅气得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战神王爷,哪怕隔着屏幕,她也似能感受到当初画他时,心底深处那份苦涩和悸动。

只是,整个会场里,竟完全找不到连城的身影。

就连发布会开始,大家坐在主席台上,坐在主位上的也是东离,连城去哪了?

发布会开始了,让叶一诺意外的是,主持人第一句,便是宣布了《倾城》改名。

紧接着,显示屏的大横幅打出,那几个字,让她瞬间湿了眼眶。

一诺……倾城。

他们的游戏,竟被改名为《一诺倾城》,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歪了,可是,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一诺,倾城,为什么?

好像有人往这边走来,叶一诺赶紧擦了擦眼角,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侧头望去,果然看到两个人站在凉亭外。

那两个人,男的俊女的俏,很眼熟,熟悉到让她怀疑到底在哪里见过,但,却又很清楚,自己一定没有见过他们。

那个男人,他浑身一股浑然天成的尊贵气息,人往那里一站,就像是天神降临那般,不怒而威,一身王者气息叫人不敢靠近。

那个女人,小鸟依人地站在男人的臂弯里,算不上绝色,但却明媚动人,明明只是个平凡的女人,站在那位尊贵男人身边,竟也能完全融入到他的气息中。

气场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站在一起,不给旁人丝毫违和感,反倒因为彼此那份气息的相融,让整个画面更为饱满,更加完美。

叶一诺忽然很想拿起手里的画笔,将这副只应天上有的画面立即画下来,可指尖才动了下,立即就放弃了。

她画不出来,这两个人的味道,她没有能力将他们印在画板上。

全世界最完美最厉害的画师,也绝对画不出他们十分之一的神韵!

女人从男人的臂弯里步出,一步步向她走来,最终,在她身旁坐下,安静盯着她这三个月以来稍稍红润了的脸颊。

她动了下唇角,笑,算不上优雅,却清新自然得让人不得不去喜欢:“叶子,你好,我是名可。”

……

名可……叶一诺鼻子一酸,就连心也忍不住酸了起来。

“哭什么?”名可执起她的手,轻轻握着,看到叶一诺眼眶里有雾色,自己竟然也莫名心酸酸的,双眼红了。

“你又哭什么?”叶一诺看着她,擦了擦眼角,反倒笑了。

“你小,我让你先说。”名可也笑了笑,将眼角不小心滑落的泪擦掉。

叶一诺看着她,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小声说了句:“有种……家的感觉。”

家,这个字,让名可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泪意,一瞬间又涌了起来:“我也是……见到家人,感觉真好。”

凉亭外,北冥夜看着两个小女人坐在一起,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连话还没说几句,竟都哭成泪人儿似的。

好几回想过去将自己老婆抱回来,但他家老婆说了,他长相不好,长得太凶悍,怕他吓坏小丫头,千叮万嘱没有她的示意,不允许他过去。

所以,纵然心里焦急,也只能干站在那里,眼巴巴看着。

只怕这个时候,有人比他更焦急,但没有名可的允许,都不敢贸然过去。

名可将纸巾取出,给叶一诺擦了擦眼角的泪,才将自己脸上的泪痕收拾好。

一看对方那张梨花带泪的脸,两个人竟都不约而同笑开了。

“我是不是很小气?”叶一诺吐了一口气,有些人,不见的时候,自己总爱胡思乱想,越想心里越难受。

但要是见了,也许很多死结,自己就能解开了。

“你和大哥……你很爱他。”这是一眼就能让人看穿的事实,有什么能比这一点更让人释怀?

一对恩爱到完全容不下第三个人的夫妻,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抑或是将来,他们的感情世界里,永远只会有彼此。

她心不安,心里会害怕,会没有安全感,也不过是害怕连城和名可之间真的有让她绝望的感情。

可是,以名可对她丈夫的爱,一颗心根本分不出多余的地方,给别的男人。

就算……连城对她真的有想法,那也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我是很爱他,不过,我也很爱连城。”名可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这手软软的,握起来真的很舒服:“就像,爱天天和乐乐一样。”

叶一诺看着她,眼底映着她温柔的脸庞,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连城和他老大的故事,他一定没有和你说过,他们从小……活在仇恨中,他这辈子除了他老大,就连自己妈妈都不亲。因为,从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就不在他身边,他是跟着他老大一路过来的。”

“夜这辈子也就只有这么个弟弟,从小,他就将所有的爱灌注在连城身上,因为他们的妈妈不需要这种在她眼里代表软弱的感情。连城对他老大的爱,深到别人无法想象,可他老大后来……却有了我。”

名可笑了笑,温婉恬静的笑意始终染满双眸。

“他根本就是个长不透的大男孩,他甚至曾经妒忌过我,但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有时候,甚至要面临生离死别……“

“连城答应过夜要保护我,他可以为他老大一句话,连命都不要。因为我是他老大最爱的女人,为了我,他也可以随时牺牲自己……叶子,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叶一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明白,连城对他大哥那份爱,原来,这么重这么重。

躲在江城这三年,他一个人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他一定是每天都在想家,每天都想回到他大哥的身边,可是,他不敢。

“如果你有注意他的某些小行为小举动,你一定知道,他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名可的声音淡淡的,却让人听着,只觉得暖意盈满心头。

“他……没有安全感,尤其是晚上。”叶一诺低声说。

名可眼底有笑意,依旧盯着她的脸:“还有呢?”

叶一诺垂眸,看着自己被她握住的手,淡淡地说:“他……有恋母情结。”

睡觉的时候,他时常会不自觉就想往她怀里窝去,他会像八爪鱼那样将她死死抱住,生怕她会半夜离开,将他一个人丢下似的。

平时休息,他最喜欢的动作,就是枕在她的腿上,睡得像个孩子一样。

他不喜欢自己管财,刚打了结婚证,立即就将家里一堆大大小小的卡全部丢给她,他喜欢家里的一切让她管着,甚至,他希望连他这个人也让她管着。

他真的是个严重缺乏母爱的大男孩,只要有人管着他,看着他,他就可以在这种怜爱的目光下,成长得比任何人都强大。

她的连城,离开他三个月,他有没有吃好,有没有穿暖,夜里能不能睡得着?

这些日子,她已经刻意不去想他了,但只要一想起,心总是酸得一塌糊涂,总是担心他会照顾不好自己,总怕他晚上睡不着。

连城……

“现在你应该知道,他当初为什么对我那么好,甚至有一段时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我于他来说到底算什么人。”

“可是……”叶一诺看着她,心里始终有着一团化不开的阴影,“名城,不就是你和他的名字吗?”

“咳。”凉亭外,北冥夜轻咳了声,表示他有话要说,但老婆没发话,他不知道是不是能说。

名可有点想笑,这几年的婚姻生活,快要把大总裁磨成妻奴了。

“有话就说,我没说过不允许你说话。”她回头,看了他一眼。

北冥夜立即看着叶一诺,看其他女人的时候,那双眼眸是冷冽而没有温度的:“名城这个名字,是我起的。”

“你说……什么?”叶一诺手一抖,差点忍不住站了起来。

北冥夜瞅了她一眼,不明白这小女人在激动啥,一个名字而已。

“当时天天和乐乐还没有出生,名城,代表着我这辈子最珍视的两个人。”

“……”叶一诺看着他,看得目瞪口呆的,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的第一秒,差点就忍不住狠狠给自己一个巴掌!

名城,确确实实代表着名可和连城,可是……可是!那不是连城起的名字!是他大哥起的!

这个误会,该有多大!

“我想,姓北冥的这兄弟两,都都同一个毛病。”名可的声音缓缓响起,像是远在天际,又似近在耳边:“对于自己的感情,从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他们永远不知道,其实女人有时候要的很简单,简简单单三个字,就是等死等活,也等不到……”

叶一诺不知道名可和北冥夜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知道,等她回过神的时候,视线里,已经站了一抹高大的身影。

他在她跟前蹲了下来,执起她在冬风中凉飕飕的小手,紧紧握在掌心。

她的目光落在他脸上,看到这张脸,心更酸了。

他瘦了,眼眸底下有着一圈明显的暗影,满眼疲惫的气息,更让人难过的是,黑眼圈那么浓,一看就知道很久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

她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上他的眉心。

“我带他们组队打赢了比赛,用我们两的号一起登陆的。”他说。

“嗯。”她点了点头。

“比赛赢来的奖金,我们俩分了一半,那天我去看妈,跟她说了我们结婚的事,顺便将奖金给她保管了。”他又说。

妈,指的是叶一诺的妈妈,叶子知道的。

“嗯。”她依旧只是安静点点头。

“岳清雅送到东方国际的警局,我保证她不会跑出来害人。”他继续说。

她还是继续点头,顺道淡淡应了声:“嗯。”

“我已经告诉东陵所有人,我结婚了。”

“嗯。”

“天天和乐乐时不时打电话过来,说要见婶婶,我替你答应了。”

“嗯。”

“我……和老大商量好了,过完年就结婚,婚礼的日子已经订好,老大……和我一样,也在等着,这个婚礼,他等了三年了。”

“……嗯。”

“叶子……”连城看着她泪意还没擦干的脸,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却又不敢,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又在不经意间惹怒了她。

可是有些问题,有些事,他真的很想听她亲口说,他弄不明白,他要听她说。

大掌握紧她的双手,越握越紧,就连声音也都喑哑了起来:“叶子,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

“我改,《一诺倾城》已经彻底完成,后期的工作我都安排好了。我现在有很多很多时间去改,以后我都听你的,你要我改什么,我就改什么,好不好?”

叶一诺看着他,薄唇轻抖,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她怎么就从来没注意到,原来她的连总也有这么傻这么可爱的时候?他做错了什么?事实上,他什么都没做,她就已经给他定了罪,认定他错了。

他其实,真的什么都没做。

“叶子……”

“昨天晚上有没有睡觉?”手从他的掌中抽出,又抚上他的眉心,“前天晚上呢?还有大前天……”

“你不在,没人哄我睡,我睡不着。”他说的是真的,虽然,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撒娇,可是,没有一个字是假的。

“没人给我做宵夜,每天晚上工作完,都会很饿很饿,饿到胃发酸,发疼;没人让我抱着睡,就连安眠药和烈酒都失去作用,每个夜晚,总是辗转难眠,半夜又会爬起来,继续工作。”

“我原本有个很美好的家,有个很漂亮很好的老婆……可我不知道我做错什么,叶子,告诉我,我改好不好?”

叶一诺深吸一口气,忽然伸手,紧紧抱上他的头。

她抬头看着远处的天际,那两行清泪还是不受控地沿着脸颊滑了下来。

谁说她家连总不会说话?他是全世界,最会说话的人了!

一句“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那么可怜兮兮,那么小心翼翼,纵然你有最硬最冷的心肠,在他那双写着无辜和迷茫的眼眸里,也会软成一滩泥。

这家伙……是故意的吗?明知道,她最受不了他那双无辜清透的眼眸。

他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因为,他根本没有错。

“对不起……”她的声音哑哑的,当他从她怀里抬头的时候,早已泣不成声。

他终于有勇气伸手将她搂在怀里,手忙脚乱地执起自己的衣袖,给她拭擦眼角的泪:“是我对不起你,遇到问题的时候,总是没能顾及你的感受。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了,绝对不会了,叶子,相信我。”

叶一诺在他怀中点了点头,说不出话,但这一刻落下的眼泪,却是幸福的。

“我……被嫂子骂了一顿,才想起来,有句话确实一直没有跟你说过。”连城还在给她擦眼泪,稍用力就怕弄疼她,那动作简直温柔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

看着她被眼泪沾湿的脸,他沉默了很久,才有点扭捏,也有点尴尬地,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叶子,我……我爱你。”

全世界,在这一刻彻底静止了。

脑海里,心里,只有一句话,不断在徘徊,不断在翻腾: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有风吹过,拂起他的衣角,她的青丝,迎风相拥的画面,那么温馨,那么安宁。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叶一诺才轻轻握住连城的手,“走吧。”

连城却有点反应不过来,垂眸看着她:“去哪?”

“……”智商和情商,果然没办法用等号连上,和情商缺根弦的男人恋爱,真的要多费不小心思。

但幸好,她已经开始有那么点心得,知道怎么将他那根缺失的弦,一点一点链接起来了。

“回家,做饭给你吃,哄你睡觉。”

连城还是反应不过来,叶子……这是原谅他了吗?她终于愿意跟他回去了吗?

他好像并没有说多少话,准备了好几天的台词,最终根本想不起来多少。

好像来到她跟前,看到她的模样后,台词都忘得差不多了。

可是,叶子说……和他回家了?就这么简单?

“不回吗?那我继续画画。”这笨蛋!叶一诺唇角擒着点点笑意,就要去拿她的画板。

连城却在她手指快要碰到画板之前,一把将她的手握住,用力握在掌心里。

他薄唇还有点轻轻的颤抖,声音因为激动显得喑哑,但,总归是反应过来了。

“不画画了,我们……我们回家!”

拉拢了下她身上那件和身材比例有点不太吻合的宽大外套,连城正要将她一把抱起。

叶一诺却在他抱自己之前,手落在他肩头上,轻轻推了一把:“等一下!”

“怎么?”他垂眸看着她,眼底的紧张彻底藏不住。她……是不是反悔了,不愿意跟他回家了?

看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眸,叶一诺笑得有几分无奈,无奈之余,更多的是心疼,和怜惜。

又轻轻推了他一把,她眨了下眼眸,声音很轻很轻,却一字一句,完完全全渗透到他的心里:“我怕你太粗鲁,会伤到他。”

手指落在自己外套上,将外套一点一点拉开,外套之下,那个隆起来的肚子,连瞎子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医生说四个多月了,得要当心点。”

男人彻底震住了,腿一软,差点就在她面前跪了下来。

四个多月,她的肚子……他、他的孩子……

他要当父亲了!他居然要当父亲了,自己还不知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来找你,我……我以为将所有事情都完成,就可以有很多很多时间来恳求你的原谅,我以为……我……对不起,叶子对不起!我……他……我……我好怕!”

连城有点语无伦次的,不知道想哭还是想笑,可最后,他却朝着凉亭外头,大声呼唤了起来:“老大,老大!”

他真的怕了,这么大个肚子,他好怕!万一不小心碰到,万一不小心弄伤……他真的好怕!

冬日的寒风中,那个傻乎乎的男人半跪在自己老婆跟前,想去抱她,却又生怕碰坏了她。

慌乱不安的模样,可怜兮兮的,又那么可爱。

风吹过,将他短短的刘海吹乱,那双始终干净清澈的眼睛,在惊恐中,闪动着更加迷人的气息。

叶一诺不知道,她到底是走了什么运,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才会在这辈子遇上他,遇上这个冷冰冰却又傻乎乎的男人。

其实,我们都还没有彻底长大,而人生,还有很长很长的路。

如果你慌,那么,我牵着你的手,带着你一步一步走下去,哪怕身躯是柔弱的,也能坚定地成为你心里最强大的支柱。

从此以后,不会再放开他的手,不会再丢下他孤零零一个人,在黑夜中辗转难眠。

男人终于忍不住,激动地将头埋在她肚子上,去倾听也许能听到的一切动静。

她的手落在他头上,轻轻抚摸着他被风吹乱的发丝。

余生有你,就能安好。

从此,有他的地方,就是家。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