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

第六百二十九章 嫂子局

qubipu.com,最快更新老婆是花瓶,得宠着最新章节!

“你发我邮箱吧。”万寒烟只给了他邮箱账号。

她说没微信这种话孟沂深自然是不信的,不过他也没逼问,反正他可以再找时间要到就行。

“那我一会儿发给你,里面有不少细节,应该能帮助到你。”孟沂深又交代了几句后,才离开了。

他一走,万寒烟觉得空气都自由了。

过没一会儿她就收到了孟沂深发来的邮件,里面还真是与程老病情相关的一些资料。

这资料应该是详细整理过的,很多细节的地方都有标注,的确给万寒烟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一旦涉及到自己的专业知识,万寒烟就能废寝忘食的研究,都错过了午饭的点了。

肚子饿得不行,她打算叫个外卖来着,一位年轻医师给她送了吃的来。

“万医生,我刚看你研究得太入神都没去吃饭,又不好打扰你,就给你买了吃的来,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年轻医师说话的时候,都有些不敢直视万寒烟,耳朵还微微潮红着。

万寒烟顿时明白这位医生的心思。

这是人家的一番好意,拒绝就不太礼貌了。

“谢谢啊,你真是救了急,我的确是忘记去吃饭了。”万寒烟大大方方的接过。

“不,不客气的。”年轻医生结巴的道。

“应该的应该的,回头有时间请你吃饭吧。”正好到时候和他讲清楚。

“那可以加个联系方式吗?”

万寒烟想了想,同意了,给了他自己的微信,并礼貌的询问了对方的名字给予了备注。

这位年轻医生叫赵磊,是个挺有才能的医生,颇受那些小护士喜欢来着。

不过他比较清高,想找个跟自己差不多地位的人。

而万寒烟,显然就是符合他标准的人。

况且万寒烟还长得很漂亮,是他喜欢的类型,赵磊就主动出击了。

本来这只是一个小插曲,不知怎么的这消息就传到了孟沂深那里。

他那醋坛子,当时就打翻了。

不过他那会儿比较忙,来不及去询问万寒烟,就用了点手段加到了万寒烟的微信。

万寒烟刚开完会,准备缓一缓下班来着,微信就收到了提示音。

她看了一眼,是一条加好友的申请。

点进去就看到非常醒目的一句话。

“我是为你喝了一整瓶醋的男人!”

万寒烟,“???”

她当然是拒绝!

而且点的干干脆脆,不带丝毫犹豫的。

点完之后,心情特别的爽,美滋滋的下班了。

孟沂深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提前去医院门口蹲着万寒烟了。

可他没想到,万寒烟居然请了保镖!!!

看着那两个彪形大汉,孟沂深心里像是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偏偏万寒烟还特别嚣张的从他面前走过,挑衅意味十足。

把孟沂深都气笑了。

行吧,猫捉老鼠的游戏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

乔忘栖当真给江羡交了几分美食心得,每篇都很足量,五百字,只多不少。

然而这个行为却让江羡很吃味。

那几道菜,就是宋也特别推荐的。

看着心得里声情并茂的形容,她心情更差了。

偏偏这个时候,乔忘栖还给她发信息问她,“怎么样,我的心得写得可以吗?”

可以!非常可以!可以到她想揍他一顿!

江羡劝自己冷静后,回了洛星的信息,“我今天心情不好。”

洛星刚拍完电影回来呢,问江羡有没有空要不要约个饭什么的。

见江羡这么说,她问,“和你老 公吵架了?”

“没吵,但是也跟他有关。”

“那出来喝酒吧,喝五百块的。”

江羡补充道,“我心情很不好!”

洛星立马加价,“那喝一千块的!够不够?”

“可能不够。”

“等我一下。”

过了一分钟,洛星发了个截图给江羡,“走吧,咱喝一万块的,我刚从盛景淮那里偷的钱呢。”

“约!”

“对了,我还叫了宁可,她不是最近也挺有空的么,一起喝。”

闺蜜越多越好,江羡自然同意。

没一会儿三人就在X会所碰了面。

宁可和洛星的酒量都还不错的,只有江羡酒量不行。

所以她在一旁喝汽水,那俩在真喝酒。

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在一起,吐槽最多的,就是男人了。

真应了宁可刚刚说的那句话了,美女倒霉的一天,就是从狗男人开始。

“咱们来玩个游戏吧。”宁可突然来了兴致,提议道。

“玩什么?”

“你们先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我也放,咱们看看今晚是谁先给咱们打电话好了,发信息也作数的,电话最后响的那个人买单。”

洛星和江羡都同意她的这个游戏,纷纷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

随后三人就盯着那手机,等待开奖。

江羡本以为不会是自己,毕竟她出门的时候有给乔忘栖说过,和洛星他们聚会,会晚点回去。

然而最先发信息的人,就是乔忘栖。

大概是怕打扰到她们聚会,乔忘栖是直接发的微信,问她,“大概多久结束?我做了你喜欢吃的鲜虾馄饨。”

内容三人都看见了,宁可和洛星更是实名羡慕。

“我觉得你肯定是误会了,乔忘栖对你的心意根本就没变过。”洛星笃定的道。

江羡盯着那条信息看了一会儿,然后打了个几个字回复了乔忘栖。

“要晚一点,你吃吧,我不饿了。”

这回复,女人一看就明白是反话了。

但男人就未必能看明白了。

“好,注意安全,早点回来,别玩太晚。”乔忘栖回了她的话。

江羡顿时觉得很无趣,“算了,给我倒杯酒吧。”

“不太好吧。”

“我想喝。”

谁能拒绝一个美女的要求呢?

洛星反正是不能,所以她给江羡倒酒了。

反正这里很安全,她喝了酒到也不怕。

江羡这个人啊,喝完酒跟没喝酒之前完全是两个人,没一会儿就闹腾起来了,还非要拉着洛星和宁可去外面跳舞。

洛星忽然有些后悔让她喝酒了,可江羡怎么都劝不住,非要往外面蹿,拦都拦不住的那种。

门外,许荡刚和朋友聚会完准备回去的,迎面就撞见了一个熟人,愣了一下,挺意外的叫道,“嫂子,你怎么也在这?”

“你谁啊?长得还怪好看的。”江羡迷迷瞪瞪的看着许荡问道。

许荡一脸的问号。

他闻到了江羡身上的酒气后才明白她这是醉酒了。

江羡不能喝酒的事,许荡早就有所耳闻,毕竟有了江羡之后,他们的兄弟局都变成了果汁派对了,就是因为江羡不能喝酒。

许荡挺惊讶的,暗想着乔爷怎么会放任自己的娇妻出来喝酒呢?

不应该啊!

“嫂子,你这是喝了多少啊?”许荡关心的问道。

江羡喝了酒压根就不认识人,晃晃悠悠的说,“你谁啊?”

“我许荡啊。”

“什么荡?”

“许荡。”

“许什么?”

“许荡……”

“哦,不认识。”江羡打了个酒嗝,指着自己问许荡,“那你认识我吗?”

许荡正要回答,江羡就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叫江羡,你认识我不。”

“认识的。”

“小伙子你有眼光啊,哦对了,你想我了就去海鲜市场找我,我在那里当鱼,如果找不到就去隔壁的汽修厂,我偶尔也在那里当备胎。”

许荡,“……”

看来是醉得不轻呢,都开始说胡话了。

许荡寻思着,这样也不安全,就想给乔忘栖打电话通知一下他来接人的。

然而电话还没拨通呢,房间里又出来了两人。

定睛一看,呵,另外俩嫂子。

看来这是个嫂子局呀。

“你们怎么让她喝酒了啊?”许荡立即问洛星和宁可。

“根本拦不住。”洛星无奈的叹气。

“这,咋整啊?”许荡指了指江羡,问洛星。

“你送我们回家吧。”宁可建议道。

许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们都喝了酒,可不得你送一下吗?”洛星附议。

许荡,“……”

又来了又来了!

那种被嫂子支配的恐惧又来了!

可这三人好像都喝了不少的酒,真把她们放这里许荡也不能安心,默了默还是接下了这个苦差。

他问了三人地址,然后轮流送三人回家。

三个女人在车上闹腾得很,差点把他车顶给掀翻了。

而且她们一直在骂男人,一口一个狗男人的,骂得许荡都不敢吭声了。

此刻的许荡就像是一直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小鹌鹑,生怕被三人发现成为她们的靶子。

毕竟这一次是三倍的恐惧啊!

嫂子们真可怕!

不,是女人真可怕,女人是老虎……

还好他家的乖得像个小猫咪,不像这三个母老虎。

宁可和洛星家住得比较近,许荡先把这两人送到家了,剩下一个江羡,还得送到龙州府去。

好在没了那两人,江县就安静了许荡,迷迷瞪瞪的睡着了。

到了龙州府,许荡赶紧给乔忘栖打电话让他出来接人。

听说江羡喝酒了,乔忘栖神色就凝重起来,第一时间出来接人。

不知为何,许荡总觉得乔忘栖那眼神有些可怕。

他摸了摸鼻子解释,“又不是我让她们喝的,是她们自己喝的,我也是半路碰到的,还被抓来当了马夫,我也很委屈的好吧。”

乔忘栖将江羡从车子里抱了出来,见完好无损,这才跟许荡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待他转身进去之后,许荡长长的松了口气。

外面的世界真可怕,他以后还是宅在家里不要出门好了。

乔忘栖把江羡抱到了卧室,打算去给她放个洗澡水让她泡个澡,好舒服一点的。

毕竟她有洁癖,若是醒来发现自己一身酒味,肯定又要难受了。

可他才刚刚起身,就被江羡给拉住了。

“嗯?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乔忘栖立马关心的问道。

江羡动了动,说,“乔忘栖。”

还能认得他,还不算醉得要离谱。

此刻江羡的眼神有些迷离了,醉也是真的醉了。

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抓住了乔忘栖的领口,拉着他凑近后说道,“我第一次做你老婆,肯定会有地方坐得不太好,或者不到位的,但是请你按照我的标准来,别跟个逆子似的天天来气我,知道吗?”

闻言,男人剑眉微挑。

――

三更啊啊啊啊啊卡死了,明天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