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钧天图

第二十章 暮投石壕村

钧天图 纳楼兰 4835 2021-05-19 17:09

qubipu.com,最快更新钧天图最新章节!

帝王盟中两位护道者是实打实的神引境圣人。这句话让洛长风与重阳震惊无比,一时有些难以置信。

只听袁天罡继续说道:“与帝王盟其他高手对比,那两位护道者极少参与盟中事务,甚至可以说自五百年前两界山一战后,便再也没有人间现身过。但是,这并不能否认他们的存在。”

满头银发的洛长风沉默后说道:“所以前辈怀疑,天机阁沦陷是因为帝无泪请了那两人出山相助?”

青衣诡辩袁天罡看着原野之上清理战场的门众,以及赵勾生擒的几名第五世家高手,说道:“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具体的谜底,就要问他们了。”

洛长风点了点头。

先前出手,之所以让赵勾等人留活口,也是为了揭开帝王盟朝夕倾覆天机阁所隐藏的真相。

他走到跪倒在战场之上早已没了气息的卷帘刑将第五策身旁,抬手取了神兵榜位列第二的天机盘,收入月牙坠中。

……

洛长风并没有离开两界山。

按照袁天罡的话来说,这一役帝王盟损兵折将,还丢失了包括天机盘在内的几件神兵,帝无泪断然不会善罢甘休。新仇旧恨加在一起,两界山接下来所要面临的局面可想而知。

“如果能找到白知秋前辈,兴许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十八层炼狱顶端殿内,洛长风想起天南妖族退位大典之上惊鸿一现的那位圣人,不由感慨。

重阳没有说话。

心想既然师父有心隐匿,就绝不会轻易让人察觉踪迹,何况他老人家早已不问两界山门中事多年。若非绝云岭退位大典牵扯到异族,修五百年圣的他会否干预都是两说。

虑及此处,浑身黑袍遮容的重阳忽有奇想。觉得师父修五百年圣,那么他因此避世在天西镜中缘破碎世界里,为人间守天下门户也不是没有可能。

重阳瞥了洛长风一眼,正要开口,却见袁天罡走了进来。

“如何?”洛长风问道。

魔门青衣诡辩袁天罡摇了摇头。

“没有招供?”洛长风又问。

重阳看着这位如师如父的青衣,并不认同洛长风的说法:“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住十八层炼狱的刑罚逼供。”

袁天罡愁容满面说道:“是的,他们招了。”

洛长风说道:“可您看起来却心事重重。莫非帝王盟那两位不问世事的护道者,真的插手了天机阁的覆灭?”

重阳与洛长风彼此对视,神色不免凝重起来。

袁天罡却说道:“第五世家那几位俘虏的供词中,并没有提到沙翁钓叟和老妪裁缝。”

沙翁钓叟,老妪裁缝。

这是洛长风第一次听闻帝王盟两位大隐护道者的名字。

似乎是很平凡的老人,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

不过洛长风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无比清楚修行者无论境界气息外貌举止都被红尘所掩盖后的可怕。

试想一下,化劫境修为的强者和提着鱼篓的老叟同时与你擦肩而过,哪个更危险些?

显然是后者!

因为防不胜防。

只是洛长风有些不解,既然帝王盟两位护道者并没有参与天机阁的沦陷,那么罪魁祸首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力量?会比两位隐藏的圣人还要棘手?

位列十天显圣,当今天下可谓罕有敌手的袁天罡沉吟稍许,继续说道:“钧天七图,帝御天手中十万兵魔图,你们可曾听过?”

洛长风与重阳点了点头。

昔年魔门一战,钧天图分而为七。昆仑剑阁得浣花洗剑图,两界山保留造化混元图,帝御天夺十万兵魔图,其余四图下落不明。

在大人物们的耳中,这已不是什么秘密。

何况洛长风与重阳如今本就身怀浣花洗剑与造化混元两图。

袁天罡脑中浮现第五梦所交代的真相,沉吟稍许说道:“十万兵魔,复活了。”

……

……

中州地广,除了十三王城所环绕的帝王盟核心疆域之外,周边尚有许多不失繁华的小镇与村落藏于崇山峻岭间,石壕村就是其中之一。

莫相期从帝王盟天罗地网的搜索之中逃至菩提书院,带去天机阁覆灭的噩耗。南希寒与沈天心便当即动身,返回了中州。

他二人并没有直接入十三王城了解真相,而是暮投石壕村。

石壕村是南希寒的家。

是的,他自小与祖父祖母住在这里。

天机阁旦夕覆灭于帝无泪之手,这件事传出足以令天下震动。尤其在乱世劫起,异族祸乱的当下。如果不能凝聚天下之力共御外敌,反而在生死存亡关口内乱不休,造成的结果,无疑是人间之殇。

这是南希寒与沈天心担忧所在。

不过最让他们放心不下的,还是村子里那两位老人,南希寒的祖父祖母。

沙翁钓叟和老妪裁缝。

南希寒知道,祖父祖母二人已多年不问盟中事,更加没有与盟中人有过任何来往。而今天机阁惨遭毒难,他实在想不通,除了祖父祖母之外,盟中难道还有别的力量可旦夕覆灭底蕴雄厚的天机阁?

所以他忧心忡忡,生怕帝无泪暗中请了祖父祖母二人出山而自己不知……

明月挂西山,小村里星光点点。静谧青石巷时不时响起几声犬吠,警告着院墙外路过的脚步声主人。

南希寒驻足,伸手推开紧闭的院门,然后做了个请的姿势。

沈天心点头,算是回礼。而后目光向灯火通明的院落里望去,她看到了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三个人。

一位白头老翁,一位拄拐老妪,还有一位年轻人。

沈天心并不知道那两位瞧着平平无奇的老人是否就是传说中盟里多年不问世事神引下境修为的护道者,因为她无暇分神。

她所有的感官心思此刻都聚集在那位年轻人身上。

修长的背影,白色的长袍,还有满头银发。

如果她所料不错,那是帝无泪。

她有些呆滞。

南希寒站在沈天心身旁,自然也从后者的神情里察觉到异样,于是眺望。

他看到祖父祖母,同样也看到了灯火光芒里的帝无泪。

只见帝无泪冲着祖父祖母抱拳执礼,而后告辞。

帝无泪转身,走到南希寒与沈天心面前,对于他们两人的出现并未表露出任何讶异,只是拍了拍南希寒的肩膀,看着沈天心点了点头,算是过了招呼,而后离去,修长的身影消失在灯笼光线的尽头。

黑夜因此而陷入短暂的寂静。

邻家不再有犬吠,耳畔也不再有风声。

南希寒与沈天心齐齐望着帝无泪被黑夜吞噬的身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直到一声呼唤送入耳中。

那声音来自老妪,南希寒的祖母。

“外面风大,还站着作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