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钧天图

第四十六章 你若活着,就来报仇

钧天图 纳楼兰 4700 2021-05-19 17:09

qubipu.com,最快更新钧天图最新章节!

东楚明王十年,八百宗迎来新圣。

也在连城诀圣衣披身的同年,以魁星天龙为首威震天下的经天十二星尽数星落,自此退出江湖神话,人间不见踪迹。

后世隐有传闻,说经天十二星十位星主皆被封印在雷宫大阵之下永无天日,又说新圣连城诀为巩固无上之尊位而狠下杀手清净星川……无论这些流传于民间的说法是否属实,最终的结局还是只有一种。

那便是八百宗再无经天星,取而代之登上历史舞台的是九金兰,连城诀九位师弟共结金兰的九金兰。

而在连城诀封圣时,那位如疯如魔不能自已擅闯八百宗酿下滔天仇恨后被皇甫毅带走的风雪银城城主洛长风,并没有被悉心照料静养伤势,也没有回到银城坐享荣华。令人费解,他躺在一排竹筏之上。

重伤的洛长风躺在竹排上。

竹排不是菩提书院紫竹林里通往忘情川的竹排,而是新编织的竹排,静静停靠在不知名的江水边岸……

此江处天南。

眼下的截流隐迹在青山绿树红花丛间,两旁风景秀丽不可言喻。不过依洛长风目前的情况伤势,再如何迷人的景致恐也无心欣赏。

皇甫毅同样无心赏景。

因为他要做一件事。

他负手站在野渡旁,看着竹排上浑身血迹已干狼狈不堪的洛长风,心中一阵轻叹。而后,他走了上前。

“咳、咳咳……师兄。”

洛长风血红色的眼眸里带着几分恐惧,对眼前师兄的陌生而产生的恐惧。

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很害怕的感觉。

自从家族灭门被师兄领进忘情川那刻起,皇甫毅这个名字这个人在他心里便占据着非同寻常的位置。

与雪儿不同,与十子同袍不同,与老师无相道宗也不同。

他敬师兄如父。更加对皇甫毅无条件的信任,就如同对菩提树的信仰一般不可撼动。可以说,这世上若还有一人值他托付生死,这唯一必然就是师兄……

可眼前的师兄,却让他有种说不出的陌生。

是的,这种感觉就叫陌生。陌生产生恐惧,他恐惧地看着师兄。

“从此我将不再是你师兄。”

皇甫毅的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哪怕是微末的细节变化。他声色平淡,神情冷漠,仿佛在说一件完全与自己无关痛痒的事情。

他不给洛长风留太多寻找答案与问为什么的时间。

他缓缓伸出手。

那手缓缓移到洛长风眉心前。

“师、师兄?”

“咳咳……”

“师兄,师……”

痛苦无力的洛长风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兄伸过手来。

他猜不出师兄究竟要做些什么。

他更无法反抗。

温暖的阳光光线透过掌缝指尖洒落,洛长风的脸上却笼罩着阴暗。那是师兄的手,留在他苍白脸上的影子。

洛长风愈发不安。

他想要坐起,挣扎着后退。可几近粉碎的身体根本支撑不了他做任何事,哪怕说话,都是一种与死亡的挣扎。

皇甫毅盯着洛长风满是痛苦与不解的眼眸,一字一句说道:“你知不知道,一直以来我都非常恨你。”

绝不应该从师兄口中出现的字眼回荡洛长风耳畔,一刹那,银发黑衣重伤不起的洛长风便懵了。脑海里不知是怎样的回响,让他整个人深陷无边无际的空荡。

如同五雷轰顶的他瞠目结舌,痴傻一般看着师兄的脸庞,那除了一双眼睛外,完全陌生的脸庞。

“师兄恨我!”

“原来一直以来都在恨我!”

“一直以来是多久?十年后?十年前?还是从我第一次踏入忘情川时起?”

“可是为什么?”

“师兄为什么会恨我?是因为我连累书院万劫不复吗?”

洛长风扶着竹排的双手微微颤抖。

他似乎再也感受不到身体的痛苦,因为此刻心灵的痛超越了所有感官,以至整个人处于麻木的状态。

没有气力,没有思想。

只有一颗血淋淋的心被师兄一字一句凌迟着,那种难受仿佛坠入九幽被冥火灼烧一般万劫不复!

……

“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

师兄又一声轻叹。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在意洛长风任何的情绪波动。无论后者恐惧也好,疑问也罢,哪怕洛长风早已走火入魔。

他的冷漠让人绝望。

他最后看了洛长风一眼,那是匆匆一瞥,却留印在洛长风脑海许多年挥之不去,那是一片阴影。

“因为我要取回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所有的东西!”

这一句魔咒回响在耳畔。

洛长风透过师兄指尖,看到阳光正盛,看到花开遍野,感觉到温风拂面,春意正浓。

那是他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

然后他便感觉身体被一种可怕而又无法言说的力量抽空。

菩提书院苏醒以后,三十五瓣莲花便与他肉身融为一体,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可就在此时此刻,混合着血肉骨髓的莲花碎片被一点点一片片的剥离,从洛长风血肉精华之中剥离。

没有人知道那是怎样煎熬与折磨的过程!

也没有人知道师兄的行为对洛长风究竟造成了怎样的心灵冲击!

被最信任的人背叛,这种滋味足以让人毁灭!

……

竹排顺着天南不知名的江游飘荡,渐行渐远。

取回三十六字莲生诀的皇甫毅负手站在渡口,远眺着竹排上昏死不省人事的洛长风,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终归没能下杀手。

那毕竟是他唯一的师弟。虽然洛长风的出现,改变了他人生本该耀眼无双的轨迹。

他说要取回所有属于他的一切,最终还是将屠刀留了下来,或许因为他自认同样没有抑制屠刀魔性的手段吧……

“你若还能活着,就来找我报仇。”

皇甫毅静默地站在野渡许久,直到目送那竹排渐渐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他无法预知洛长风会停靠在何处,也无法预知洛长风究竟还能否活着。但这些都已不再重要,当他决定趁此机会取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时,当他决定在洛长风脆弱的心灵上再深深刺上一刀时,未来所有的可能因果,都不再重要。

就像他说的,你若还能活着,就来找我报仇。

他随时等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