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南宋风烟路

第1940章 动归思

南宋风烟路 林阡 4946 2021-09-27 12:16

qubipu.com,最快更新南宋风烟路最新章节!

万事俱备,却欠东风,终究玩火自焚——

鹤唳的意外倒戈,不仅给木华黎当头一棒、使速不台和谢浮白的诈败白费,更令苏赫巴鲁、者勒蔑等人如丧家犬……蒙古军全线溃败,直到翌日午后,残兵败将才总算稍有收拢,却只得收敛在县南“凤台山”一隅。

难怪林阡本人一直没到!原来他在得知西宁盟军中计后,一方面教先锋加快脚程立刻前往救局,一方面则着手把中坚和大将填满西宁的每个关卡,也就是提前封死了蒙古军的全部出路!

不管中计不中计,林阡都是当盟军胜利在安排,就要这么自信:“关门打狗,磨刀不误砍柴工。”

蒙古军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节骨眼上,木华黎安插在林阡近身的王牌蒙谍“长生天”查探到:西宁之战在布局的最开始,蒙军内部曾有人与百里飘云、慕容茯苓联络过,源头应该在土峰山、金蛾山,并且用的是“转魄”名义。

线索直指,完颜江潮虽然死去,宋谍还是前仆后继。新转魄,是从西宁州潜入,还是完颜江潮西凉就有的密友或对手?

不过,这一战从一开始就被木华黎派人盯梢的莫非毫无嫌疑;嫌犯似乎只有苏赫巴鲁,没有非此即彼……

“苏赫巴鲁,你在接手李、谢据点时,事无巨细都参与,据点却在百里飘云眼底下一览无遗,除了李灵军倒戈、我军诈败的因素外,你是否也做过手脚呢!?”阿宓咄咄逼人。

“贱人,西凉府的城防,不也是你事无巨细都参与?还不是在孙寄啸眼底下一览无遗,你也做了手脚么!”苏赫巴鲁破口大骂。

“苏赫巴鲁,事实证明,此战只有没告诉你的据点没出事。”木华黎心中凉透,金蛾山天池的围地他仅让者勒蔑一个知晓,还给了谢浮白、苏赫巴鲁一些假消息,初衷只是为了让他们混淆宋军视听,谁知,这竟成了假情报倒查内鬼吗?!火烧眉毛了,还要肃清吗?!

就算没有非此即彼,苏赫巴鲁也能硬生生拖个进来:“军师,我冤枉!阿宓这贱人才有问题!本来我和莫非组建玄黄,组得如火如荼,她非要我去搞据点,没几天,又大放厥词,让您分心去盯莫非,还害得莫非不能动,玄黄二脉不能组,这一战我方情报网也行不通……”

木华黎怔住。实则,早在西凉之时,木华黎要阿宓留意完颜江潮和苏赫巴鲁,结果阿宓自作主张还多查一个自己看好的莫非,就曾让木华黎“一愣”。然而,阿宓是金帐武士里少有的年轻美貌女子,木华黎对她有种别样的情愫,总想维护。

“疯狗,乱咬前不动动脑子,我们地脉监视了南宋多少年!!”阿宓没想到自己也会被拖下转魄的浑水。

“呵呵,贱人,你恨不得取代你姐姐,去同林匪有染、怀他的骨肉吧!”苏赫巴鲁向来聪明,哪能不清楚木华黎对阿甯有芥蒂,哪能看不出木华黎对阿宓有心思,因为爱,所以更容易恨。

“疯狗,你!”“住口!!”果然,阿宓气得说不出话时,木华黎厉声脸色铁青。

“三哥,你杀了他!你不杀他,我杀!”阿宓兀自使小性子,正要出刃,木华黎一惊回神,赶紧制止,缓得一缓,阿宓赌气冲了出去:“你信我投敌,我投敌好了!”“莫非。去追她回来!”狗咬狗因为木华黎和阿宓双双气昏头而不了了之。当新转魄的疑云笼罩,居然是莫非最清白。

之所以不在此地肃清,除了木华黎自觉理智不复存之外,还因为……林阡大军压境。

“汝等先撤,我殿后。”西宁州全境几乎无路可走,唯一还能指望的,是西北角——拖雷一早就在州外的宣化府,正好怯薛军因为监视阿甯而勉强与之有条通路;努力靠过去,一定有生机……木华黎的当务之急,是尽可能地把林阡拖在凤台。哪怕自己头破血流。最好林阡他失心疯。

木华黎不愧为成大事者,上一刻还在气头,下一瞬就恢复淡定。

午后绥远关前,宋军心情截然相反。

盟军众将络绎凯旋,石磐和桓端清点战场,茯苓和宋恒则亲自来迎飘云、蒲阿、孟尝、薛焕。夹道欢迎的民众因误会已澄清而一片祥和、欢欣景象。

“主公他们呢?”茯苓以为林阡也来了,没想到不在,封寒、鲲鹏、厉风行、穆子滕等人也未见踪影。

“遍布西宁了。”飘云和蒲阿一起回答。

暗处,有人功成身退,其实这个人一直怀念,莒县的剑冢里,飘云和蒲阿递酒相握,而他,江星衍,在中间感动凝息。

“这位壮士,还请留步。”茯苓的声音近在咫尺,她居然纵身一跃追了上来?

一霎,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全场焦点,更没想到,飘云和蒲阿会在屏住呼吸了片刻后齐声喊出“星衍?!”尤其飘云,无比肯定,因为上次交手就很怀疑……

江星衍一惊,总觉得现在应该回蒙古军,虽然他有底气回盟军,毕竟金宋都已经共融……然而现在谈论他的事好像喧宾夺主了?虽然他也很想看盟军对李全的审判,但他更想看林阡当场把苏赫巴鲁打死;虽然飘云蒲阿都是他的挚友,但“转魄”应该更需要他……

正兀自千回百转,冷不防茯苓离他更近:“是星衍吗?适才是你喊出了一声‘李全’,谢谢你,救我们。”这个慕容庄主还是很爱憎分明的,星衍记得,她在山东没少斥责江星衍这个败类。当时的自己,好像真的挺败类的……

“你们,认错人啦……”他赶紧压低斗笠,加速逃跑,就在这猝不及防的一瞬,斜路忽然冲出一个孩童,应是从泥石流里被盟军救出的,也是一样地只瞅见他身形就刻骨铭心:“是蒙古兵!就是他杀了我哥哥!”

“什么?!”众人只怕江星衍又被谁陷害了要给林阡抹黑,尚未应变,江星衍就一边抓起那孩童捂住口鼻一边大吼:“不错,我是苏赫巴鲁的马夫,我滥杀无辜,你们倒杀了我!”他就知道,上天在戏耍他,每次,每次都这样!

“怪不得,原来转魄不是苏赫巴鲁,而是他的马夫……”阿宓本来气急败坏地混在人群,听得这话,恍然大悟,彼时莫非还未追到此间,任由她一根袖箭直往那孩童发,其实是攻敌必救, 果不其然江星衍就是转魄,危难来袭他想都不想反而护住那孩童,可惜分身乏术顾不了阿宓实力贯注的第二箭……“星衍!”白光疾掠,众人惊呼,纷纷上前救他,阿宓刚说出半句“这滥杀无辜的是宋军假扮蒙古军”就被祝孟尝喝断:“定是李全害他!”

“杀无辜,不关李全事,更不关盟军——是我自己造的孽,我自己还……”血一滴滴溅在那小童惊愕的脸上,渐渐也染了第一个来给他过气的飘云满手。

当是时,茯苓稳定秩序,宋恒则大怒拔剑:“抓蒙谍!”莫非从天而降一把拉住阿宓就走,断絮剑还跟宋恒玉龙剑交缠了几回合。

“星衍!怎至于此!?”蒲阿颤抖地揭开星衍斗笠,一见这丑陋样貌,就忍不住痛心。

“是我自找……这孩子,是我最为有愧,我想补偿,别给盟军……再添乱……”星衍后心中箭,但因飘云救护及时,尚且留有生机。

“星衍,你是我的兵,我带你回去。”飘云泪湿前襟,这句话,他在山东就想说。

“我……”星衍何尝不是早就想回来,当初他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仙魔一体森林”帮夔王抢走小曹王,连仙卿都不知为何江星衍这个神助攻恰好在。为什么?不是莫名其妙啊,因为那个森林是飘云劝动他回盟军的“鸢飞处”,有他江星衍的根!可终究是从那时起,他辜负了飘云和主公……

好在,背叛的路很短,终点这么快就到了——

前些日子莫非养江星衍是“以备不时之需”,果然有备无患,刚好在察觉被盯梢的关头抛出这只杀手锏,使转魄一脉圆满完成西宁任务还完美置身事外。星衍他,无疑是此战最大的功臣。功能抵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东飘西荡太久,回去吧,星衍。”莫非忍痛必须把阿宓救回去,一方面自己出来的任务就是追回她,一方面也是锁定了以后的挡箭牌和垫脚石。感谢苏赫巴鲁质疑阿宓。玄黄?天地玄黄,我全都要给主公夺!

天已大亮,转魄暂时可以蛰伏,一来,契合苏赫巴鲁和阿宓的自危,二来,李灵军弃暗投明后,悬翦一脉已然解危,陆续派上用场。

然则木华黎着实不是等闲之辈。就算宋方情报网铺天盖地,纵使林阡随身带着陈旭,木华黎还是胆敢完成一项“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的壮举——

蒙古尚有余力的精锐应已分散溜走,此刻林阡统帅千军万马兵临城下,木华黎的凤台据点外虽然大旗高悬,却只有木华黎一人坐在城上。

抚琴,嘴角微微上扬:林阡,我在你近身有间谍,可能会干扰悬翦情报啊。到底是不是空城计,你用心感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