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逆天邪神

第1877章 心结

逆天邪神 火星引力 7219 2021-08-05 03:40

qubipu.com,最快更新逆天邪神最新章节!

在琉光界停留了短短数天,云澈便向水千珩夫妇告别,准备前往吟雪界。

而让云澈颇为意外的是,水媚音居然并没有打算同行。毕竟,除了千叶影儿,水媚音可是最粘他的人。

“一切刚刚尘埃落定,为了几个月后的封帝大典,琉光界这边要做的事情也有很多,魔后也特意交代了我很多事,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还是留在这里帮助父亲和姐姐。”

水媚音仰眸看着云澈,恋恋不舍的道。

云澈捧起,怜爱的捧起水媚音的脸颊:“明明是我的封帝大典,但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无所事事。”

“嘻嘻,还不是因为魔后姐姐不舍得让你辛劳。”水媚音笑吟吟的道。

南溟余孽依旧在清剿,龙神界的清理和掌控也在继续,在短时间内形成对东、西、南三方神域的全局把控更是极其之难的事……而所有的一切,池妩仸都是亲自亲为,不让他劳心半分。

以前,他对池妩仸有怨。而池妩仸却是弥补到……让他只剩下愧疚。

遥遥目送云澈飞向吟雪界的方向,水媚音转过身去,却没有马上落回琉光界,而是面向东南方,双眸闭合,就这么静立在了幽寂的星域之中……她的双手合在胸前,掌心之中,轻捧着微溢红芒的乾坤刺。

安静之中,她就这么闭眸静立了许久许久。

这个世界上,终于再没有人可以伤害他。

尤其是他身边的女子,在共同跨越过这场劫难后,都只想宠着他,不愿他再受任何创伤……庞大的北神域,将给予他持续不知多少代的绝对忠诚。

一切,都如你所愿。

只是……我至今,都无法想明白,你最后的选择,究竟是为了什么?

明明可以有更完美……是最完美的结局……

你却偏偏……

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

在遥远的天堂看着这个你所期望的结局,你……真的会如你所说的一样……再无遗憾吗……

————

东神域,吟雪界。

再临吟雪界,云澈深深的吸了一口这里冰寒入髓的寒气,他目光平淡,但心中的微澜依旧泛荡了许久许久。

当年,他跟随沐冰云,带着八分执念和两分懵然,从蓝极星来到了吟雪界……后来,又是沐冰云的目送之下,他带着痛苦怨恨和遍体遍心的伤痕踏出了这里,走向了昏暗的北神域。

如今再度归来,犹如散尽厄雾,重归纯雪无垢的梦境。

为防引发惊动,亦彰显自己这个曾经的冰凰弟子对师门依旧保留的敬意,他隔着遥远的距离,提前给冰凰界递了一个传音。

但很显然,他还是远远错估了自己“魔主”身份的影响力。

临近冰凰界,他便感知到数量多到夸张的气息早已远远等在那里,宗门上下身具冰凰血脉者几乎全员出动。

待他现身于冰凰神宗上空时,冰寒的天地仿佛瞬间封结,沐涣之和沐坦之身形匆忙,远远的恭迎而上,行上身尽伏的跪拜之礼:“吟雪界冰凰神宗,恭迎魔主大驾。”

他们的身后,一众冰凰长老、宫主、殿主、弟子都是恭敬而拜,无一敢稍有失礼,就连呼吸也都死死屏起,空气更是完全停止了流动,整个冰凰神宗仿佛被罩在一口无形的大锅中,极度的紧张压抑。

魔主如今的凶名,可见一斑。

“唉。”云澈吐了口气,有些无力道:“两位长老不必如此。冰凰神宗曾为我师门,这一点永不会变,起身吧。”

“是。”

沐涣之和沐坦之遵命起身,但都躯体僵硬的站在那里,不敢贸然开口。

“宗主呢?”云澈问。

“回……回魔主,”沐涣之连忙道:“宗主目前正在圣殿之中,会马上出来迎见。”

“不必了,我去见她,你们退下吧。”

云澈不再多言,飞身而下,身影穿过风雪,飞落向那个神界之中他最熟悉的地方。

冰凰圣殿前,一个女子的眸光随着他的身影缓缓沉落。她看着此刻一身黑衣,气息阴煞的云澈,没有如其他冰凰弟子那般惶然下拜,而是轻语道:“你是魔主,还是……云师兄?”

“……”云澈的目光在沐妃雪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见到她,内心总会有一种微妙难掩的悸动……每一次都是如此。

他淡淡道:“魔主是你的师兄,这种感觉如何?”

沐妃雪轻然摇头,看着他道:“其实不重要,只要是你就好。”

微微愕然,云澈微笑道:“宗主在里面吗?”

“在,”沐妃雪轻轻颔首:“师兄请进。”

云澈抬步,在走过她身侧时,忽然道:“妃雪,我在你的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她的影子了。”

“……”沐妃雪怔然了许久许久。

走入冰凰圣殿,云澈却只看到了沐冰云的身影,而不见沐玄音。

“冰云宗主。”云澈向前,轻轻一礼。

一双冰眸带着云澈再熟悉不过的清冷光芒,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会儿,道:“马上便要雄尊天下的魔主,居然向我行礼,就不怕把我这个小小的中位界王吓到么?”

云澈微笑道:“无论我是魔主,还是未来的云帝,在你面前,永远都是当年那个躲在你羽翼下的小……”

“小辈”二字刚要出口,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生生的止住,硬着头皮转出两个字:“……云澈。”

他忽然想到,自己和沐玄音成婚后,沐冰云可就是他小姨子了……还自称小辈简直太不合适了!

“小云澈?”沐冰云微愕,随之唇角微勾,浅浅失笑:“如此自称的魔主,怕是要引得天下不知道多少人瞠目。”

云澈:“呃……”

“姐姐说你摧灭龙神界后,心中的煞念在快速散去,如今看来的确如此,我也不必再过于忧心什么了。”

沐冰云的声音带着一抹释然,她与云澈如今近在咫尺,无比真切的感受着云澈依旧是云澈,至少,他纵然血染诸域,也并未变成真正的魔鬼。

“只是没想到,当年的一时之念,竟彻底的翻覆了神界……乃至整个混沌世界的命运。”她轻轻一叹,无尽感慨,随之道:“姐姐她正在冥寒天池凝心祭拜逝去的冰凰神灵,或许还并未察知到你的到来。”

云澈点头:“感谢冰云宗主告知,我这就过去。”

“等等。”云澈刚要转身,却被沐冰云出声喊住:“姐姐说,你将立吟雪界为东神域的新王界?”

“是。”云澈道,他以为沐冰云在忧心这个被忽然强加的命运,宽慰道:“你不必担心,无论何种情境,我都不会允许任何对吟雪界的伤害。”

沐冰云却是轻轻摇头,道:“我并没有担心,这对吟雪界而言,是光耀宗族和后世的巨大殊荣。而且姐姐一剑灭杀绯灭龙神之事早已传遍诸界,此威便足以横压无数噪音和质疑。”

“我是想说……”一直看着云澈的冰眸忽然缓缓转开,冰纱轻覆的雪躯也悠悠转过:“吟雪界以她为界王,但,她……不需要再继续留于吟雪界。所有的一切,我都足以胜任。”

“她……该为自己而活了。你一定也希望如此,对吗?”

云澈看着沐冰云的背影……她和沐玄音有着截然不同的气场和眸光,但她们的灵魂深处,却又是那么的相似。

“冰云宗主,”他没有回答,而且一声轻唤:“你还记 得五年前,冥寒天池……你打我的那个耳光吗?”

沐冰云的雪躯微微一颤。

她玉唇轻动,想要说什么,但耳边已传来云澈变得格外轻缓的声音:“我想告诉你,有的人,我纵然杀一百次,都无法泄尽心中之恨。而有的人……就算打我一万个耳光,心中都无法生出哪怕一丝的怨念和记恨。”

“……”沐冰云定在了那里,内心仿佛有什么东西无声铺开,眼前忽然一阵莫名的恍惚。

不知过了多久,她猛然转过身来,视线之中,却已不见了云澈的身影。

沐妃雪在这里走了进来,沐冰云却是呈现着着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眼神,怔然看着圣殿之外的茫茫风雪,仿佛丝毫没有察知到她的存在。

…………

冥寒天池。

“你怎么来了?”

云澈刚一进入,池畔的仙影便已站起身来,一双冰眸带着比冥寒天池还有莹寒的光芒看着他。

“当然是因为太想你了!”云澈迅速移身过去,笑嘻嘻的道。

沐玄音冰眸微漾,下意识的躲闪了一分,但雪颜与声音依旧一片冰寒:“封帝大典只剩短短数月,你还有闲情逸致跑到这里来。”

云澈一脸无奈状:“魔后把所有事都揽了过去,除了问询我对乾坤龙城更名的意见,其他的都不需要我插手什么,留在她那反而碍手碍脚,所以,我就迫不及待……啊疼疼疼!”

沐玄音一把将他悄然贴腰而上的手掌打开,寒声道:“哼!她就是太惯着你了!也不怕把你惯得越来越无法无天。”

云澈看着她的神色,犹豫了一下,问道:“玄音,你现在……恨她吗?”

雪颜之上没有丝毫云澈以为会出现的动容,就连她的声音,也平静的不见丝毫波澜:“曾经恨。但在我刺了她一剑后,我与她便恩怨尽消,再无恨念。”

云澈眉角一跳,惊讶道:“你刺了她一剑?什么时候!?”

“你去往南神域之前。”沐玄音回答。

“……”云澈嘴角微微抽搐:“果然!不止彩脂,连魔后都早早知道你还活着。”

“当时,冰云为梵帝神界所劫持,我不得不现身出手。”沐玄音道:“而且,在面对最后,也是最可怕的敌人之前,我有必要与池妩仸……互相化解心中的障碍。”

“真的……一点都不恨了吗?”云澈声音低了一分,眼神也变得有些飘忽。

沐玄音看他一眼,道:“当年,我在殒命之前,知晓了池妩仸的存在,知道了我的意志被她无声无息的劫持了整整万年,我无法不恨。”

换做任何人,都无法不恨。

“但,在我意识尽散之时,我听到了她留给我的声音。”稍稍停顿,她轻述着当年池妩仸的话语:“你安心去吧,我会替你守护他,直到我也死去的那一天。”

云澈:“……”

“她没有欺骗我。”沐玄音轻轻道:“所以,我不恨她了。”

她忽然转眸,看着云澈的眼睛:“我知道,你因为我……无论我生还是死的时候,而无法向她尽释心扉。”

云澈:“…………”

“如今我安然无恙,对她更无恨无怨,反而因这那万年的灵魂交融而能轻易的互通心灵,你心中因我而存在的心结根本就是多余。”

“还有……有一件事,你不要再欺骗自己。”沐玄音继续道:“当年收留和教导你、被你在炎神界欺侮、为你决绝冲向蓝极星的沐玄音,只有一半是我,另一半是他……尤其最后飞往蓝极星时,她的急切,不比我少半分。”

“你因我而有心结,而她的心结更远重于你。你忍心,继续让那份早已弥补了千百倍的愧疚,继续折磨着她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